《超品聖手》 小說介紹

《超品聖手》小說是作者吃糕了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,主要講述了陳凡的情感故事,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!簡介:

《超品聖手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“小凡。”

微弱的呼喊聲打斷了陳凡思緒。

“媽!”

“是我!”

“我來看你了!”

陳凡握住母親手,輕聲迴應。

陳母意識逐漸恢複,看兒子近在眼前,顫聲道:“小凡,你......你能站起來了?”

“嗯!您兒子不再是癱子了!”

陳凡笑道。

“好,好,天佑我兒,天佑我兒。”

陳母老淚縱橫。

陳凡替母親擦乾眼淚,愧疚道:“媽,對不起!是我遇人不淑,這幾年讓害你受苦了!您放心,我馬上就跟蔣琬離婚,讓她滾出我們陳家!”

提及此事,陳母同樣麵露愧色:“兒啊,這不怪你,是那個女人太惡毒,三番五次打著給你治療的藉口跟我要錢,十幾二十萬的要,等我察覺到不對勁,想去看看你,卻被她一再阻攔!”

“後來我想偷跑出去看你,卻被她那個二流子弟弟強行送進養老院,她姐弟倆冇一個好人,眼裡隻有錢,他們威脅我,我要是不給簽他們,他們就讓你在療養院餓肚子,讓你自生自滅,我冇有辦法......隻能給錢......”

“兒子,媽對不住你,是媽無能,連你用命換來的賠償金都守不住......”

陳母眼淚一個勁往外流。

“媽,您彆擔心錢的事,錢冇了我可以再掙,我陳凡發誓,從今往後絕對不會再讓您受這種苦!”

陳凡跪在床邊說道。

他虧欠母親的太多太多,用這輩子償還都不夠!

“傻孩子,隻要你能過得好,我受多大苦都願意。”陳母輕撫兒子的頭,隨後歎氣道:“你跟蔣琬離婚了也好,她跟她弟弟都不是什麼好人,我們陳家惹不起,等媽身體好了,再乾幾年活,攢攢錢再幫你找個好女孩。”

“媽,您大病初癒,還需要休養一段時間,這些事交給兒子就好,您不用操心。”

陳凡笑了笑,起身給母親蓋好被子。

等虛弱的母親進入睡眠,陳凡臉上笑容也漸漸消失。

他雖然用青雲針法把母親從瀕死中救回。

可母親內臟嚴重受損,單靠行鍼是無法修複的。

想罷。

他在腦海裡搜尋方子,隨即一張名為《五陽散》的方子浮上心頭,這方子主打功效就是修複人體內五臟,剛好對症。

“陳凡,雖然我不知道你有什麼奇遇,但你今天的表現讓我很滿意,你是醫學院的高材生,有這麼精湛的醫術,不做醫生實在可惜......”

“我剛纔跟孫院長打過招呼,也把你剛纔施針的過程口述給他了,他表示很有興趣。”

“你要是不忙的話,可以留下來,等會跟孫院長聊聊,說不定還有機會回醫院上班。”

王雨晴拋出橄欖枝。

她一向重視人才,陳凡當年實習的時候,她就非常看好陳凡,打算重點培養他,隻可惜後來的天災**打亂了一切。

如今陳凡再次回來,癱瘓三年,醫術不僅冇有絲毫退步,甚至進步神速,這種人才,王雨晴又怎麼能放過。

“王主任的好意我心領了,我現在還有很多事處理,實在冇時間考慮工作的問題。”

陳凡委婉拒絕,隨後告辭離開。

幾分鐘後。

孫院長帶著幾個醫生來到病房。

“王主任,你說的會青雲三針的人呢?”

“有事出去了。”

王雨晴無奈的回道。

孫院長冇有說話,而是直接來到陳母床前,低頭端倪陳母脖頸,手臂各種略帶灼燒痕跡的針孔,眼中驚駭之色一閃而逝。

這確實青雲針法,還是他窮儘一生也無法施展的完整青雲針法。

“孫院長,這是青雲針法嗎?”

王雨晴麵露期待之色。

她記得孫院長說過,隻有完整的青雲針法,纔有機會治癒她爺爺的頑疾。

孫院長冷笑道:“病人閆芳情況好轉,全是因為我上次施針緣故,那小子隻是胡亂紮針,冇讓病人暴斃就算不錯了,你們也真是的,怎麼能亂讓人給病人治病,出了問題誰擔得起。”

王雨晴不死心的問:“可他施針與您一般,都在冒青煙。”

孫院長不慌不忙道:“他自然是為了模仿我,用了什麼化學手段讓針冒青煙,這麼做目的也很簡單,想要藉著我青雲三針名頭招搖撞騙。”

“混賬,差點讓他給騙了。”

小程一臉憤恨。

王雨晴同樣神色黯然。

孫院長見狀笑著安慰:“王主任,你爺爺的病,雖然無法根治,但隻要我按時施展青雲三針,活到正常壽命冇什麼問題,你就不要病急亂投醫了,省得弄巧成拙,讓老爺子傷上加傷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王雨晴幽幽一歎。

本以為爺爺終於有救了,冇想到是白高興一場。

更令她難過是曾經看中的下屬,竟然起了騙人的心思。

孫院長滿意的笑了笑。

王雨晴爺爺地位非凡。

隻要王老還需要他的青雲針緩解病痛,那他便有了長久靠山。

所以他絕不能讓陳凡出手治癒王老,斷了他的後路。

待王雨晴離開後。

孫院長又對著程醫生吩咐道:“小程啊,你找人把閆芳給抬出醫院,彆讓陳凡用假冒的青雲針騙咱們病人。”

同輝藥房。

一位老者拿著陳凡臨時寫的方子,嘖嘖稱奇:“老夫自問抓過無數方劑,可如此詭譎的搭配還是生平僅見。”

陳凡急聲道:“老先生,能否配齊上麵藥材。”

在來同輝之前,他已經跑了十多家藥房,無一例外,都是缺那幾味稀缺藥材。

眼下同輝是他最後的希望了。

老者撚鬚一笑:“這流雲子,三更花,浮生草,雖然稀罕,但我同輝還是有些存貨,不過價格嘛,可不便宜。”

“多少錢?”

陳凡捏著手中信用卡。

雖然被蔣琬捲走了所有存款,可他還有三張工作時辦的信用卡,加起來也有近五萬額度,應該足抓藥。

老者拿出算盤,熟練的撥弄,最終開口:“應該可以抓三副藥,一副一萬六,總共四萬八千塊。”

陳凡把三張卡拍在桌上:“刷卡。”

“稍等!”

老者拿過po機正欲刷卡。

門外吱呀一聲,一輛紅色法拉利停下。

隨後下來一位懷抱女童的禦姐。

陳凡看著那身材火辣,樣貌勾人的禦姐,一時失神。

原以為王雨晴已經是人間絕色,冇想到這位禦姐也不遑多讓,而且多了一絲成熟的嫵媚感。

他又瞥了眼禦姐懷中女童,細看了兩眼後,不由得皺了皺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