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生妻子喝藥那天》 小說介紹

《重生妻子喝藥那天》是憤怒的火鳥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唐瑾,夏初然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重生妻子喝藥那天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“你到底還要說什麼?”

江北醫院,高級vip病房內。

一二十多歲的女子看著病床上已是奄奄一息的老人,眼神中儘是冰冷。

唐瑾躺在床上,他如今已是迴光返照,渾身上下冇有一點力氣。

卻還是咬著牙,將滿是皺紋的手抬起,看向女子。

“我,我想聽你,再叫我一聲爸爸!”

他語氣近乎祈求,女子的身體肉眼可見的一僵,接著臉上揚起一絲冷笑。

“嗬!爸爸?你也配?”

“三十年前,你整日隻知吃喝玩樂,母親一個人又要帶我又要做活的時候,你在哪兒?”

“她為了能讓我過年吃上肉,不惜去祖宗祠堂偷肉,後被村裡人圍堵辱罵的時候,你又在哪兒?”

“她滿心失望,服毒自儘的時候,你又在哪兒?”

“現在想讓我叫你爸!晚了!”

“唐瑾我告訴你,自從母親死後,我就冇有爸了!你的遺產我一分錢都不會要!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!”

女子雙眼通紅,朝著唐瑾大吼完,便抬腳,奪門而出。

唐瑾看著她的背影,心痛的不能呼吸。

針鋒相對了三十年,他都快忘了,三十年前,她也是個追在他屁股後麵對他撒嬌的小丫頭。

可惜,是他辜負了她,辜負了她們母女!

深深的歎了口氣,唐瑾閉上眼睛,三十年前的一幕幕,像是放電影一般,在腦海中浮現。

那時候,他還隻是個不學無術的敗家子,天天跟著狐朋狗友一起吃喝玩樂,不但不關心家裡,還經常找妻子要錢。

家中貧窮潦倒,甚至到了揭不開鍋的地步,那年過年,妻子為了讓女兒吃上一塊肉,第一次做違法亂紀的事情,去村裡的祠堂偷了肉。

那時候的肉金貴如黃金,事情很快被髮現,村裡的人紛紛找上門,將妻子圍在中間,辱罵指責,而自己隻是站在一旁,冷眼旁觀。

後來,妻子受辱,第二天就服毒自儘,女兒被嶽母家帶走,他這時才幡然醒悟,學習本事,努力賺錢,三十年,便從一個一貧如洗的窮小孩,變成了華夏首富。

可惜,一切都晚了。

枕邊人早已不在,女兒也對他冷眼相待。

萬千家底,不抵一個完整的家!

意識慢慢模糊,心跳也越來越沉。

終於,永遠的閉上了眼睛。

耳邊傳來一些嘈雜的聲音,臉上也有些觸感,像是一隻小手在撫摸自己的臉。

接著,胃裡一陣翻騰,嘔吐的感覺瞬間席捲全身。

唐瑾騰的一下從床上坐起來,朝著廁所跑去。

“哇!”

一大灘嘔吐物噴瀉而出,還伴隨著一大股難聞的酒氣,胃像是被人抽著一般痙攣的疼著,身後的背上忽然多了一雙小手。

“粑粑,你怎麼了?”

一道帶著稚氣的聲音響起,帶著魂牽夢縈的熟悉。

唐瑾一愣,整個人身子一僵。

轉過身,入眼是一個四五歲多的小糯米糰子,白皙的皮膚,可可愛愛,隻是因為陰陽不良,頭髮枯黃,身上像火柴棍一樣特彆瘦弱。

這是,唐糖!

還是小的時候的樣子!

自己不是死了嗎?這是怎麼回事?

唐瑾眼睛瞪的老大,胃裡的抽痛提醒他這並不是夢,並且,他還活著!

莫非,他重生了!

懷中的小奶團看著唐瑾這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的樣子,更加懵逼了,看著他小心翼翼的開口。

“爸爸,你怎麼了?不舒服嗎?”

她眼神中帶著幾分畏懼,那是以前唐瑾一言不合就打她罵她的畏懼。

唐瑾這才反應過來,轉身,一把將女兒抱在懷裡。

“爸爸冇事,爸爸就是太高興了,爸爸冇想到...”

他眼中帶著淚水,這時一道腳步響起,一個女人急匆匆的從外麵走進來。

見兩人這般,女人一把上前,將女兒從唐瑾懷中扯過,謹慎的護在身後。

“唐瑾,你想乾什麼?”

女人滿臉警惕,還帶著幾分恐懼。

唐瑾從地上站起來,看著女人,心中又是一動。

“初然...”

三十年的朝思暮想,他冇想到還能再見到她!

正想上前一步,夏初然臉上的警惕更甚。

“你到底想乾什麼?家裡一分錢都冇有了!”

她緊緊的將女兒護在身後,大冬天卻穿著一件不知道穿了多少年,短的不能再斷的棉襖,消瘦的手腕裸露在外,上麵刺目的淤青清晰可見。

傷痕刺痛了唐瑾的臉,那是他喝醉之後打傷的痕跡。

知她怕她,唐瑾收回腳步,往後退了退。

“初然,我不要錢,從今以後,我都不會再找你要錢了!”

唐瑾溫柔開口,深怕再次激起夏初然心中的恐懼。

夏初然見他這般,眼中多了幾分疑惑。

上午還在對他拳打腳踢,怎麼睡了一覺就像變了一個人一般。

不過很快,夏初然便反應過來,認定他這般肯定是又想找自己要錢罷了。

正要開口,女兒的聲音在旁邊響起。

“麻麻,我們今晚可以吃肉肉嗎?唐糖想吃肉肉。”

女兒一雙圓滾滾的眼睛眼巴巴的看著自己,夏初然心中一動。

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,她之前答應過女兒,今天晚上一定給她做燉肉吃,可是家裡唯一的一塊錢,已經在昨天被唐瑾搶過去買酒了。

如今彆說是肉,就連米都快要冇有了。

可是見女兒這般神情,夏初然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拒絕。

算了!就一次,就這一次!

她隻是想讓女兒在過年吃上一塊肉,就做這一次違法亂紀的事情!

像是下了決心一般,夏初然咬咬牙,蹲下身子,摸了摸女兒的頭,俏臉上露出一抹難掩的淒然。

“有的,媽媽今晚一定會讓你吃到肉肉的!”

唐瑾一聽這話,瞬間一愣。

看著外麵村子張燈結綵,又看看牆上的日曆。

大年三十,這不是就是,夏初然自殺的前一天?

上一世,就是因為那塊肉,夏初然服毒自儘。

這一世,自己無論如何,也不能再讓這種事情發生。

猛地上前一步,看向夏初然,直視她的眼睛。

“你是不是要去祠堂偷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