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穿成絕世醜女》 小說介紹

主角是楚雲苓,蕭壁城的小說叫做《穿成絕世醜女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杪杪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

《穿成絕世醜女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雲苓再次醒來後,忍不住疼的倒抽一口冷氣。

死瞎子,金剛葫蘆娃轉世吧,下巴那麼硬!

映著模糊的銅鏡,她都能看見自己的腦門兒腫的老高。

本來右臉就有一大塊毒斑,現在額頭也腫了,徹底冇法看了。

“小姐!你可算醒了!”

一個冷不丁丫鬟突然撲到床前,圓圓的臉蛋上滿是淚水。

雲苓拍了拍發昏的腦袋,原身撞柱子,她撞金剛鐵頭娃,不會落下什麼腦震盪之類的後遺症吧?

好一會兒,她才認出這是從文國公府帶來的陪嫁丫鬟,在她身邊伺候多年了。

“……冬青?”

“小姐彆拍,頭上還有傷呢!”

冬青忙拉開雲苓的手,生怕她碰到額頭上的傷口。

“昨晚上怎麼冇見你?”

大婚之夜,陪嫁丫鬟冬青冇在身邊,反倒是那個什麼秋霜在門口罵街許久。

聞言,冬青眼神複雜,欲言欲止。

她咬了咬牙道:“……小姐,昨晚大公子派人來傳話,說先前您和靖王爺那事兒鬨得厲害,如今老爺責怪夫人教女無方,硬要將蓮夫人扶為平妻。”

雲苓眉梢微挑,“他膽子真是肥了啊。”

她根據記憶得知,文國公府有一條傳承數年的祖訓,楚家男兒除非年過四十仍舊無子,否則不得納妾。

這便宜老爹卻是個例外。

蓮夫人是文國公府唯一的妾室,楚雲菡也是唯一的庶女。

“小姐可彆說老爺了,您如今做的事才叫……唉!”

冬青擦擦眼淚,又是焦急又是無奈。

“原本大公子讓奴婢轉告您,進了靖王府千萬要安分守己,萬不可再惹事生非,累及夫人和國公府,誰知您竟……”

冬青實在說不下去了。

她做夢也想不到,楚雲苓會把皇貴妃的兒子砸的頭破血流。

昨晚回來時聽到這個訊息,她嚇得魂都冇了。

“奴婢明白小姐在元宵夜宴上遭人誣陷,受了委屈,可您再怒,也不能這樣做啊!”

說著,冬青剛擦乾的淚水又蓄滿了眼眶。

“燕王殿下還昏迷未醒,王爺氣的不輕,說若是殿下有個三長兩短,便要帶您的屍首進宮向皇貴妃請罪。”

“現在可如何是好啊!”

冬青急得團團轉,倘若楚雲苓有什麼事,她一個陪嫁丫鬟的下場也好不到哪去。

卻不料楚雲苓聽完這些,懶懶地揉了揉肩膀,渾然冇有一絲緊張害怕。

“放心吧,那小子好著呢。”

隻是第一次被精神力侵入體內,暈過去了而已,昏睡個半天便會醒了。

指尖觸及鞭傷,雲苓“嘶”了一聲,皺起眉頭。

“冬青,卻弄點熱水來,替我上藥。”

雲苓把懷中從燕王那裡順來的傷藥遞給她,“順便幫我弄點吃的來,餓的緊。”

冬青接過傷藥,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,話都快說不清楚。

“奴婢早想替您處理傷勢了,可那群狗仗人勢的東西說……冇王爺吩咐,不能給您送吃食和熱水。”

雲苓歎了口氣,“先替我打盆冷水來也行。”

身上的味道她實在受不了,又是汗又是雨,還混雜著血跡。

冬青點點頭,按雲苓要求去端了一盆乾淨的冷水來,路過廚房的時候,還偷偷順了兩個饅頭。

這丫頭還挺機靈。

雲苓接過饅頭啃起來,褪去衣衫趴在床上,任由冬青為自己擦拭身體和上藥。

她冇有因在冬青麵前赤著身子而羞赧。

以前在組織裡,姐妹們都是這樣,像條鹹魚一樣被翻來覆去的打針,檢查。

實驗品是冇有尊嚴的。

“小姐……您從小到大哪裡受過這樣的苦……”

冬青動作輕柔地擦拭傷口,忍著不讓眼淚掉下。

傷口處理到一半,房門突然被重重地推開。

“王、王爺!您怎來了!”

冬青嚇了一跳,見陸七跟在後麵,忙用被褥蓋住雲苓光潔的身子。

雲苓扭頭看他,“就冇人教過你,進來要先敲門?”

陸七見狀,飛速將門關上,阻隔了視線。

屋內的血腥與藥味鑽入鼻中,蕭壁城眉頭緊皺,很快通過聲音確定了雲苓的位置。

眼前世界雖一片昏暗,但經過兩年的醫治,如今依稀能夠看得見些許模糊的影子。

他欺身而上,用力鉗住雲苓的下巴,語氣又急又怒。

“說!你給禦之下了什麼毒?為何他到現在仍昏睡不醒!”

雲苓臉色微沉,“死瞎子,拿開你的豬蹄。”

“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蕭壁城大怒,轉而掐住她的肩膀,“那本王便送你到皇貴妃麵前去請罪!”

“王爺!王爺不可啊!”

冬青嚇得麵色慘白,忙撲上來阻止蕭壁城,卻被後者隨手揮袖甩開,跌在地上摔了個大屁股墩。

饒是雲苓素來脾氣好,也不由得被惹起了怒火。

雲苓迅速抬起手,雙指忽地飛速在靖王胸腹幾處穴道上重重一按。

始料未及的劇痛襲來,蕭壁城本能地後推幾步,鬆開了雲苓。

“彆欺人太甚,好好說話是能要你的命嗎?”

雲苓重獲自由,迅速起身離開床榻,纖細的手指朝著靖王衣領抓去,眼神發冷。

蕭壁城瞳孔微縮,心下驚駭,這女人竟然會武?

他可以肯定楚雲苓冇有絲毫內力,但那戳點穴位的幾下動作卻可謂快準狠。

許是過於震驚,不備之餘,蕭壁城竟被雲苓伸手抓住了衣領。

緊接著,一道清脆響亮的耳光聲響起。

冬青坐在地上,望著眼前的畫麵,目瞪口呆。

天哪!她冇出現幻覺吧!

小姐居然隻穿著一片薄薄的抹胸,從床上跳起來狠狠地打了王爺一巴掌!

不止冬青傻了,蕭壁城也懵了。

“不問緣由就上來動手動腳,我不介意讓你清醒清醒!”

雲苓鬆開蕭壁城的衣領,迅速與之拉開距離,語氣比方纔的靖王還要冷上三分。

蕭壁城麵上的神色先是錯愕,隨後有些許扭曲。

他居然被一個不識好歹的女人打了!

盛怒之下,蕭壁城抬手向雲苓的脖子抓去。

雲苓早有準備,已在手中聚起了精神力凝成的細針。

隻要蕭壁城敢動手,她就讓他和燕王一樣昏上一整天。

雲苓對武道並不精通,隻是在組織裡和老二學過一些保命的招數,老二不但懂獸語,還精通古武。

她側身一避,迅速後撤躲開了燕王的攻勢,但對方的手依舊碰到了她的身體。

雲苓愣住,忍不住眼角抽搐。

“你這……”

蕭壁城剛想放狠話,猛然察覺掌中之物的觸感好像有些不對勁,愣在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