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穿書後被迫嫁給王爺》 小說介紹

穿書後被迫嫁給王爺(葉昭昭宇文瑄) 小說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,很好看的一篇佳作,作者宋慈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,小編為您帶來穿書後被迫嫁給王爺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。...

《穿書後被迫嫁給王爺》 第19章 免費試讀

景帝銳利的目光掃向跪在角落裡的太醫,對方便識趣的挪到了太後身邊,膽戰心驚伸出手,一搭上脈,臉色瞬間難看起來,

“皇上,太後孃孃的脈像極弱,極亂,恐……”

“恐什麼,有話你就直說。”太子不耐煩的打斷了太醫的話。

太醫怯怯的看向景帝,得到了對方的默許之後才諾諾的開口,

“恐,油儘燈枯,大限已至”

此言一出,眾人皆是一怔。

“來人把楚王妃給朕拿下。”景帝神色鐵青的吩咐道。

葉昭昭神色一凜,跨到了宇文瑄的身邊,禁衛軍畏懼楚王不敢上前。

“皇弟這是要與朕為敵嗎?”景帝厲聲喝道,帝王的威嚴彰顯無疑。

“你是不是有話要說。”宇文瑄直接無視了景帝的質問,瞥了一眼葉昭昭。

葉昭昭點了點,一臉真摯的看著景帝,“皇上太後的情況並不是太醫說的那般,太後的病能救。”

“可笑。”景帝冷哼一聲,“朕憑什麼相信你。”

“本王信她。”宇文瑄淡漠的開口,“如果她治不好太後,或者太後有什麼差池,本王和她同罪。”

所有人又是一驚,林婉清更是神情的複雜看向宇文瑄,張了張嘴,最終冇有開口。

大殿內一片沉默,所有人都各懷心事。

最終還是葉昭昭率先打破了這要命的沉默,

“皇上,太後的命就在你的手裡,隻要你開口,她就有救。”

景帝神情凜然的看著宇文瑄,良久才朝著葉昭昭揮了揮手,冰冷的說道,

“楚王妃但願你真的能救下太後,否則跟著你一起倒黴的將是整個楚王府。”

葉昭昭聞言,大喜過望,徑直來到太後身邊,發現太後雖然臉色恢複了一些,但是紫紺仍然在,很明顯心臟的問題還是冇有解決。

葉昭昭環顧四周之後,神情一凜,伸手在太後心窩的位置按壓了一下。

腦海裡很快便傳來阿諾的聲音,

“主人,病人有心包積液,需要做穿刺。”

果然,如此!

葉昭昭的神情一下變的嚴肅起來,她起身朝著景帝行了一個禮,

“皇上,我已經找到了太後昏迷不醒的原因,現在就可以治療,不過還請皇上行個方便。”

“講。”景帝端坐在一旁冷冷的說道。

“命宮人拉一塊帳幔將太後圍起來,我好做急救。”葉昭昭說道。

“急救?”景帝一臉的疑惑。

“太後的心臟有積液,隻要將積液抽出來太後自然會冇事。”葉昭昭言簡意賅的解釋著。

可是眾人對她這種說法卻一臉不解,太子更是冷笑一聲,一臉鄙夷的諷刺一句“荒謬”。

所有人都等著景帝龍顏大怒的駁回葉昭昭要求。

可是,一陣沉默之後,景帝抬手指了指了蒲公公,

“你帶人,按照楚王妃的要求去辦。”

蒲公公應了一聲,挑選了幾個宮人,很快一塊帳幔便按照葉昭昭的要求拉好了。

葉昭昭又要了一盆清水,洗淨雙手之後,快步走到屏風後麵,避開眾人,從空間裡麵出去一枚大針筒,走出來,對太醫說道。

“你進來,一會兒按照我說的來做。”

太醫得到了景帝的默許之後,拎著藥箱跟著葉昭昭,掀開帳幔走了進去。

葉昭昭從衣袖裡麵取出一顆舌底丸放到了太後的嘴裡,著手開始解太後的衣帶,太醫見狀慌忙轉頭看向了彆處。

葉昭昭微微蹙眉,一臉嚴肅的開口,

“行醫者,濟世救人,何來男女之分。”

太醫一怔,眼神複雜的看向葉昭昭,麵紗遮住了她的半張臉,可是她的語氣卻很是認真,讓人莫名的信服。

“幫我按住她,我現在要找出積液的位置,才能下針。”葉昭昭解開了最後一件衣服之後,對一旁的太醫吩咐道。

“什麼?”太醫有些惶恐,目光始終不敢亂看。

“太後現在很危險,我需要你的配合。”葉昭昭耐著性子解釋道,說著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塊布料,遞給了他,

“如果還過不去,就蒙著眼睛。”

太醫微微一愣,詫異的看著這個做法,想法都與眾不同的楚王妃。

葉昭昭我冇有時間和他墨跡,直接將布條塞到了他手中,然後伸手小心翼翼的按著太後的心窩,一點一點的慢慢往下移,

按到第三根肋骨處的時候,昏迷不醒的太後一臉痛苦的顫,抖了一下,呼吸也明顯的變得急促起來。

“就是這裡了。”葉昭昭鬆了一口氣,轉頭看到已經蒙好眼睛的太醫,輕笑一聲,

“你過來幫我按住太後,我現在要將她心臟裡麵的積液抽出來。”

“什麼?”太醫一臉不解。

葉昭昭懶得解釋,直接拉過他的手,壓住了太後的手,

“一會兒用儘全力,不要讓太後亂動。”

“是。”

太醫應了一聲之後,才發現自己對這個王妃還真的言聽計從,一點自己的注意都冇了。

葉昭昭拿著針筒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心包穿刺這種最簡單的操作她不知道做了多少次,但是在冇有聽診器的輔助下做穿刺,這還真的是第一次。

葉昭昭慢慢的在鎖定的位置上摸索著,然後將針筒從肋骨的間隙間插了一去。

一切順利,針頭直接冇入了心包裡麵。

葉昭昭小心翼翼的將針筒的活塞軸往回拉,隨著她的動作,針管裡開始出現暗黃色的液體,而太後掙紮的力道也越來越輕,最後歸於平靜。

葉昭昭懸著的心也逐漸放了下來,可是表情卻越來越嚴肅。

最後一點積液也被抽出來之後,葉昭昭剛要收針,一直昏迷的太後卻驚呼了一聲。

外麵等待的人瞬間不淡定,徐皇後直接站起身來,瞟了一眼身邊的掌事宮女,

“本宮不能讓楚王妃在這樣胡鬨折騰太後了,你去把她帶出來。”

宮女聞言,大步朝著帳幔走去,一掀開帳幔便驚呼了一聲,連滾帶爬的跌了出來,一臉淚水的看著皇後,

“皇上,娘娘,求你們管管楚王妃吧,她不能這樣對太後啊,這是大逆不道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