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穿越後淒苦王妃的逆襲路》 小說介紹

《穿越後淒苦王妃的逆襲路》小說是作者雨瀟瀟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,主要講述了蘇清月,墨淩逸的情感故事,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!簡介:

《穿越後淒苦王妃的逆襲路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“王爺......”楚柔又惱又恨,卻不能在墨淩逸麵前暴露本來麵目,隻能淚眼汪汪的看著他。

墨淩逸神情複雜,拳頭死死握緊,比起剛纔讓他猝不及防的是這女人居然在他麵前憑空失蹤了!

這怎麼可能!

墨淩逸輕輕拍打著楚柔的後背,對著她輕聲哄道,“先讓府中的大夫給你看看。”

“這賤婦,本王絕對會將她抓住碎屍萬段!”

而此時的蘇清月已經帶小寶離開王府,身為玄門門主不僅掌握著瞬移,隻要她想冇有什麼地方能困的住她,若不是這個身體太過於虛弱不足夠她使用異能,就那對狗男女早就一同上路了。

她找了家客棧,將頭上的發杈首飾抵擋銀兩暫且住下,掌櫃被抱著孩童渾身是血的蘇清月嚇了一跳,要不是她周身的氣息太駭人,非得仔細盤問一番。

對於這些人的異樣,蘇清月並未放在眼裡,對她來說,當下救治小寶纔是最為緊要。

異能雖然暫時無法使用,可並不妨礙她醫治,空間中存放著大量的丹藥,以及醫治用的銀針。

她除了是玄門第108代的門主外,更是素有閻見愁稱號的雙麵鬼醫,隻要她想哪怕人到了閻羅殿都得給她乖乖的送回來。

小寶的傷雖然重,可在她麵前並不算什麼。

她從空間取出銀針,顧忌著小寶年紀尚小的緣故隻能用最溫和的方式給其醫治。

銀針刺入穴道的一瞬間,小寶猛得睜開眼,開口的第一句便是,“壞人,不要欺負我孃親!”

看著現在還在顧及她安危的孩童,蘇清月心頭一軟,她著實冇辦法對這麼一個小奶娃狠下心來。

見他醒來,蘇清月隨即取下銀針,語氣也放輕了許多,“孃親在這兒,小寶不用擔心。”

“孃親?”小寶揉了揉雙眼,確定自己心心念唸的人就在身邊後,眼眶一紅撲入蘇清月懷中,“嗚嗚嗚,孃親你冇事真的太好了。”

他被關起來不要緊,可是他看不得自家孃親受苦。

“孃親,壞爹爹是不是又派人......”

“壞人已經被孃親打擾跑了,孃親不用擔心。”蘇清月柔聲道,“以後有孃親在,誰也不能欺負你。”

“還有府裡的那個並不是你爹爹。”

“真的嗎?”原以為小寶會抗拒冇想到他聽後反倒鬆了口氣,“那真是太好了,他們都好壞,要是真的爹爹一定不會這麼對小寶和孃親的。”

“你啊......”蘇清月也不知該說這孩子看的開還是堅強,可這堅定的語氣聽得人越發心疼。

小寶現在也不過四歲,可自打出生,冇過上一天好日子。

“睡吧。”蘇清月看了眼外頭,夜幕降臨,天上掛起一輪明月,她輕輕拍打著小寶的後背,“有什麼事明日再說。”

隻有她在,絕不會讓那對狗男女動她家小寶一根汗毛!

天一亮,等蘇清月醒來時卻發現身旁空空的。

原本還在熟睡的小寶不知所蹤。

她猛得起身,環視四周,該死!

雖然在丹藥的調養下,自己的傷已經好了大半,可昨日的瞬移已經耗費了不少元氣,要想再次使用異能必須等到七日後。

蘇清月環視著四周,正當她要離開屋子的時候,隻聽哢支一聲,門被打開,一個小腦袋從門外探了進來。

“孃親?”見著醒來的蘇清月,小寶眼前一亮,臟兮兮的小臉上洋溢著高興的笑。

他朝蘇清月撲了過來,隻是還冇接近蘇清月,就被蘇清月按在原地。

她看著渾身臟兮兮的小寶,在他的衣服上還帶著著泥土,泥土上沾染的是血跡?

蘇清月眉頭一皺,身為醫者,對血液的敏感度超於常人。

“小寶,你剛纔去了哪裡,這些血是從哪裡來的?”

“這個......”小寶眼神閃爍了一下,轉身往門外頭看了一眼。

“孃親,小寶見您還冇醒來便想去看看附近有冇有吃的,誰知在半路上突然遇到一群穿黑衣的人,是一位好心的帥叔叔救了我。”

“帥叔叔?”蘇清月眉頭一皺,抬腳往門外看去,隻見著一個男人靜靜躺在地上,身上的錦袍被鮮血染紅。

“所以你將人給帶回來了?”

“嗯......”小寶點點頭,許是怕蘇清月生氣連忙解釋道,“孃親,你曾經說過要知恩圖報嗎?”

“小寶看這帥叔叔受了傷,若是待在那兒一定會死的。”

小寶低著頭,聲音哽咽起來,“小寶不想讓恩人死。”

“你啊......”

看著眼淚汪汪的小寶,蘇清月堅硬的心頓時軟了下來。

她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在她麵前掉眼淚。

更彆說是這隻有一點點大的小糰子。

“你將人拖回來的時候可有被旁人看到?”

這麼一個小糰子再拖著這麼大一個人一路進了客棧,怕是想讓人不注意都難。

“冇有,冇有。”小寶連忙搖頭,“孃親,小寶很小心的,那些血跡小寶也已經處理過了。”

“以前那個壞女人打小寶的時候,又怕彆的人發現,便會讓人處理掉小寶流的血。”

蘇清月正想誇讚小寶聰明,可聽到他說的這些話後,心裡又是一酸。

這些人能對一個四歲孩子動手,簡直禽獸不如!

“先將人拖進來。”

“嗯嗯。”小寶連忙點著頭,待將人拖進去後有些苦惱的看著地上乾涸的血跡。

“這些血跡小寶試過了可是除不掉。”

眼下正處於大清早,過往的人並不多,可若是過會人多起來,看到這些血跡必會引起恐慌。

“這還不簡單。”

蘇清月從空間中取出些靈泉,倒在地上的血跡上,下一秒這些血跡便憑空消失。

“天啊!消失了!”

小寶高興的鼓著掌,對蘇清月手中的瓶子驚歎不已。

“孃親,你是仙女嗎?”

“嗯?”蘇清月眉頭一挑。

“書上說隻有仙女纔會憑空變出東西,冇想到仙女是我家孃親!”

蘇清月無奈搖頭,轉身走進屋內。

她將地上的男人翻了個身,正麵朝上,隻見著這人身穿一身雲白色錦袍,一張美的絕色瀲灩的臉,許是因為昏迷,臉色蒼白,長長的睫毛上卻泛著幾滴水珠,隻見著這人雙目緊閉,寬大的衣袍襯得他越發單薄,哪怕雙目緊閉,也掩蓋不住他的絕色妖孽。

果然美人多薄命。

“孃親,這個帥叔叔還有救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