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單身女戰神太香了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單身女戰神太香了》的小說是作家青衣依依的作品,講述主角陶心晴,慕筠沛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

《單身女戰神太香了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意識再次甦醒的時候,陶心晴隻覺得渾身無力,大腦一片眩暈,四周漆黑一片。

“訂棺!”

“大小姐!我們小姐可是王妃,就算是下葬也不能在陶府!”

“王妃?嗬,弘武城誰人不知,她被恩王幽禁三年,現在又與家丁私通,家族的名聲都被她給拖累了!陶家打發了她恩王隻會對我們千恩萬謝。”

“還不趕緊給我訂棺!打發了這禍害!”

躺在棺內的陶心晴聽得真切,這亂七八糟的,難道是在拍電影嗎?

她伸手想要去拿手機照個光亮,突然感覺鼻尖傳來一陣異香,手指的觸感更是奇怪,冰冷的,木頭?

陶心晴突覺不妙,該不會是要下葬她吧?

就在幾十分鐘前,她正在接診一位精神分裂妄想症患者,那患者拿著一枚玉墜說她就是二小姐,兩人爭執間墜吊掉落,她的手還被劃破了。

隨後指尖便傳來一陣刺痛,她還冇有回過神來就感覺身體被一股強力給吸走了。

難道,她穿越了?

陶心晴立即用力拍打著棺木,外麵嘈雜的聲音突然停滯,幾人圍在棺木前大氣都不敢出一聲。

“快,快訂棺!這個敗壞家風的女人死了還不消停,快下葬了再叫人來誦經,壓一壓這邪氣!”

伴隨著陶國公府嫡女陶瑾畫刺耳慌亂的聲音,陶心晴猛地推開棺門,“我冇死。”

“這......”

“王妃你真的冇死啊,嚇壞我和素影了。”

“這,迴光返照還是還魂了?”

陶心晴看著朝自己撲過來的女娃,還有麵前一堆電視劇裡才能見到的人,不由得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。

“王妃快出來吧。”冇有等陶心晴回過神來,她就被扶著起身。

陶心晴打量著眼前梳著整齊髮鬢,插著木質簪子,身著銀白色對襟小襖,藕荷色如意裙......

“這,這是妖像啊,來人,把她給我推進去。”

陶心晴還冇有想清楚這是哪個朝代的裝扮,突然一陣淩厲的聲音傳入耳中,順著聲音便看到一個渾身都散發著貴氣的女人。

高高盤起的髮髻上插著耀眼奪目的步搖,好看圓潤的耳唇上戴著珍珠寶石墜子,如意裙上的海棠刺繡栩栩如生,麵若桃花,膚如雪白,盈盈一握的腰肢如弱柳扶風,端的上人間精品。

“愣著做什麼!趕快把她給我下葬了。”

“恩王到!”

人群中響起聲音,拉著陶心晴的小廝們瞬間停下了手上的動作,齊刷刷看向從門外走來的人。

陶心晴瞬間轉眸,來者身著團龍密紋淡青色長袍,身材高挑魁梧,肩寬窄腰,長髮高高豎起,一身英氣華貴。

她呆滯了,這相貌,這身材,這不是古言男主嗎?

“恩王安好,我這個大女兒就愛與瑾夢嬉鬨,讓王爺見笑了。”

嬉鬨?陶心晴眸間不由得浮現一絲煩躁,有把人鬨到棺材裡的嗎?

等等,難不成這個老頭子就是她的父親?

吐出口中的水草,微微整理了一下黏在身上的紗裙,陶心晴起身向下走去。

“父親安好,女兒竟不知嬉鬨是可以把活人下葬的,大姐姐未免玩的太大了吧?”依照著電視劇中的問安方式,陶心晴微微躬身,聲音溫軟卻不失力度。

陶國公和剛剛朝著要訂棺的大女兒陶瑾畫同時愣了片刻。

以往陶瑾夢雖然也是個不服氣的,但是正麵頂撞卻是一次也冇有的,今天怎麼突然轉性了?

“夢兒,姐姐放下王府那一攤子事兒與你玩耍,你為何如此咄咄逼人?”

咄咄逼人?陶心晴懷疑自己的耳朵壞掉了,這是,親爹?

“哦?那這麼說竟是女兒不知好歹了,既然是遊戲,那現在該姐姐躺進去了,也讓父親和王爺看看我們究竟玩的是什麼遊戲。”

陶心晴的唇角微微上揚,緩步向陶瑾畫走去,一副要把陶瑾畫拉進棺的架勢。

陶瑾畫不由得瞠目結舌,這是她那個陰冷遲鈍的妹妹嗎?她竟然一時間被堵的說不出話來,隻能習慣性的向父親看去。

“王爺既然來了,那就把小女帶回王府吧。”陶國公收到大女兒的眼神立即轉向恩王,語氣中帶著一絲討好。

陶心晴看向背光而站的男人,隻見他一雙墨眸從她的身上一掃而過,寬袖瀟灑上揚,轉而留下一個飄逸的背影。

小廝接到指示立即上前,“王妃請吧。”

冷風吹來,陶心晴微微發抖,兩個小丫頭一起擁著她向外走去。

“王妃請上車。”

陶心晴踩著凳子身著一身濕衣上了馬車,撩開簾子她便感覺到寒氣侵身。

這個王爺莫不是屬冰箱的吧?竟然還能散發冷氣呢。

皮鞭聲落下,馬車緩緩前行。

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原則,陶心晴決定由她先開口,“剛纔,多謝王爺相救。”

“大可不必,本王是去休妻的。”

身旁男人低沉冷酷的聲音讓陶心晴猛然愣住,休妻?

她不由自主的向後挪動著身體躲避著他那雙寒眸,“那,那王爺為什麼不休了呢?”

慕筠沛輕描淡寫的掃了一眼角落的陶心晴,棱角分明的臉上浮現一絲鄙夷。

“敢給本王戴帽子的女人,本王自然要讓她生不如死,休妻豈不是便宜了她。”

森冷的話語讓陶心晴不由得緊緊攥住濕漉漉的紗裙,原來他不是救她,隻是想讓她生不如死受儘折磨。

陶心晴隻覺得冷徹入骨,手心卻微微冒汗。

她現在跑還來得及嗎......

天呐,她這是什麼命啊。

陶心晴欲哭無淚,她在自己的世界好好的,被父母捧在手心的獨生女,父母都是大學教授,還非常的恩愛。

她從小學習就好,不用費什麼力氣就考入了世界前十大學,又順利讀了博,做自己熱愛的心理學事業。

難道是老天看她這一生太順遂了要把她發配到這裡來受苦嗎?

“王妃,冷月軒到了。”

陶心晴顫抖著下車,剛走入大門外麵就傳來了落鎖的聲音,看來那個大姐姐說的都是真的,她一直都被幽禁。

冷月軒,這院子的名字真的是應景,偌大的院子,左側灰突突的假山長滿了雜草,許是因為入冬的緣故,雜草都是枯黃的。

右側幾顆枯枝,孤零零的佇立在牆根,一陣風吹來,枯枝敗葉沙沙作響甚是驚悚。

“王妃還是先進去吧,入冬的風可是冷的刺骨,當心著涼。”

傭人扶著的陶心晴向屋內走去,觸到竹簾陶心晴不由頓步。

“已經入冬了怎麼還是竹簾?”

素影愣了愣,一雙圓溜溜的眼睛滿是無奈,“王妃您怎麼了?冷月軒一向如此啊,這竹簾自打您入住就是這樣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