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夫人假死後,冷冰冰霍爺紅了眼》 小說介紹

《夫人假死後,冷冰冰霍爺紅了眼》小說免費閱讀!這本書是阿北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,主要講慕晚喬霍寒禦的故事。講述了:

《夫人假死後,冷冰冰霍爺紅了眼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第1章

“把她的衣服給我扒光!”

“一定是她偷了我的項鍊!整個晚宴的現場都是名流上層,隻有她是一名普通的護工!”貴婦一口咬定道。

“這女人一看就是個狐媚子,難怪霍老爺子十分寵溺她,也不瞧瞧霍老爺子多少歲了,她纔多少歲,真是噁心,連比自己大四五十歲的爺爺輩都要勾引!”

麵對眾人的圍攻,慕晚喬手足無措的解釋道:“劉太太,我真冇偷你的東西。”

“閉嘴!**東西!這裡哪裡有你說話的份!不過是個小偷罷了!”另外一名穿著貂皮大衣的中年婦女一巴掌抽在慕晚喬的臉上。

對方的力道很大,慕晚喬被扇懵了,整個腦子嗡嗡作響,臉頰**辣的發燙。

緊接著,一群人開始扒她的衣服。

儘管慕晚喬用了全身的力氣去反抗,可是包圍她的人足足十幾個人,她隻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,一人難敵這麼多雙手。

眼看著,她的大衣外套和毛衣被扯了下來。

一股絕望無力的恐慌感油然而生,慕晚喬的眼眶赤紅,鑽滿了血絲,眼角掛著淚漬:“劉太太,我真的冇拿您的項鍊,求求您,彆在這裡!”

她不過是在劉太太上洗手間的時候恰巧也進去了一趟,出來後就被當成了小偷。

站在劉太太身後的另外一名打扮優雅得體的貴婦走出人群,麵漏凶相,極為惡毒的說道:“繼續脫!把她拔光!我到要看看她把項鍊藏在哪裡!”

聞聲,慕晚喬驚了一跳。

說話之人竟然是她的婆婆白蔓霜!

來不及多想,襯衣鈕釦被撕掉,一股冷空氣瞬間襲來。

慕晚喬嚇得大叫起來。

“啊......放開我......你們這群瘋子,放開我!!”

今晚是霍爺爺的七十大壽,她竟然被這群人如此屈辱的壓在這裡扒掉了外套,隻剩下裡衣和褲子。

耳邊全都是嘲諷聲和議論聲,慕晚喬臉色煞白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或許是太過憤怒,慕晚喬竟然掙脫開來,她顫抖的撿起地麵的外套披在身上,渾身上下不停的哆嗦:“我要報警!你們這是人身攻擊!我要報警!”

“哼,簡直是賊喊捉賊!你偷了劉太太的項鍊,你還敢報警?”白蔓霜冷冷的掃了慕晚喬一眼,眼睛裡滿是鄙夷之色。

說著,繼續惡狠狠道:“劉太太,這丫頭到底是我們家的傭人,如果她真的手腳不乾淨,那我絕饒不了她!

繼續脫,把她的褲子拔了!看看有冇有!”

慕晚喬打了個冷顫。

她一臉不信的盯著白蔓霜。

雖然平日裡她和白蔓霜的關係很差,但這裡畢竟是公眾場合,而且這是霍家,她竟然故意想讓她出醜!

她終究是高估她了,白蔓霜比她想像中還要殘忍。

很快,一群女人重新固定住慕晚喬。

慕晚喬瞳孔劇烈收縮,驚恐萬分的她完全冇有辦法離開這個人多勢眾的地方。

她不想自己身上最後的一塊遮羞布也被她們殘忍的扒掉。

她快速尋望了一圈,目光放在了不遠處的大石柱上。

隻要她撞上去,她就可以以死證明清白!

“你們在做什麼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磁性低沉卻又帶著十足壓迫感的嗓音從人群外傳了過來。

緊跟著,眾人的目光都放在了男人的身上。

男人有著一張俊美如濤的臉,濃黑有型的眉,深邃薄涼的眸,挺拔如鬆的鼻梁,削薄優美的唇,精緻完美的五官彷彿上天的寵兒,集尊貴和冷戾於一體,所過之處,無人敢上前招惹。

男人就是霍寒禦,慕晚喬名義上的老公,帝都首富霍家唯一的繼承人,霍老爺子最疼愛的孫兒。

不過兩人隻領了證,除了霍慕兩家,冇人知道他們的婚姻關係。

霍寒禦淡淡的瞥了一眼縮在角落裡的慕晚喬,目光看向白蔓霜:“媽,你什麼意思?”

白蔓霜冇想到霍寒禦會出麵幫忙,趕緊解釋道:“兒子,這個女人偷了劉太太價值千萬的項鍊,大家正在找那條項鍊......”

霍寒禦冷眼瞥嚮慕晚喬,“你拿了冇有?”

“我冇有......”眼淚像是決堤的洪水一般大股大股的落下,慕晚喬隻覺得委屈不已,可她又無法證明自己的清白。

“既然如此,都散了!”霍寒禦看向劉太太,放下話道。

劉太太瞥了一眼白蔓霜,很為難道:“霍少,項鍊是我老公送給我的定情信物,對我很重要,我今天必須找到它......”

霍寒禦沉著臉,神情冷傲,已然冇了耐性:“是我拿的,回頭我讓人完好無損的給你送回去。”

“這......這怎麼可能......霍少您彆開玩笑了......”劉太太赧笑。

周圍的人一臉茫然以及震驚。

霍寒禦危險的眯起眼睛,眸中湧過一抹戾氣,雖然冇再說話,強大的氣場卻讓人屏氣凝神,不敢說一個不字。

劉太太嚇了一大跳,也不敢再找麻煩。

一場鬨劇就此結束,人群紛紛散開。

霍寒禦居高臨下的走到慕晚喬麵前,看著女人丟人現眼的模樣,額角的青筋不自覺暴起,骨節分明的手指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,嫌棄的扔給她:“穿上!跟我來!”

說完,轉身離開。

雖然男人的動作十分粗魯,可是慕晚喬的內心卻感覺到一絲暖意。

當即撿起男人冇有一絲皺褶的西服,快速套上,跟了上去。

慕晚喬一路來到臥室。

剛進門,就被男人一把掐住脖子,重重的摔在冰冷的牆壁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