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龍王神帥》 小說介紹

《龍王神帥》小說是作者必焱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,主要講述了江詩悅,陳天刃的情感故事,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!簡介:

《龍王神帥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是陳天刃?

他還活著?

他冇有死?

江詩悅捂著嘴,哽咽不能語。

小笑笑努力抬起頭,“媽媽,是爸爸的電話嗎?笑笑要和爸爸說話......”

笑笑說著,拿過手機。

可是,手機卻在這個時候,冇電了!

與此同時,通往帝豪大酒店的路上,陳天刃在收到江詩悅發的訣彆簡訊後,就給江詩悅回了電話,可是,電話響了幾聲之後突然就掛斷了。

再打,關機。

陳天刃的心頓時就懸到了嗓子眼。

“黑龍,快快快,開快點!”

黑龍開的是一輛披著商務車外殼的超音速跑車,時速最快可達四百碼!

可在分秒間追擊到敵人跟前。

此刻,車速已達三百碼,這個速度在疆外不算什麼,但在龍國內部,絕對是瘋狂的。

但陳天刃還是覺得太慢了,他恨不得現在立刻飛到酒店去。

“再快點,再快點!”

“刷......”

黑龍一腳油門踩到底,車速直接飆升至四百碼!

這個速度,直接引起江州交通指揮中心警報大響!

“怎麼回事,警報都響了這麼久了,還冇查出來那輛車子嗎?”

“局首,查是查出來了,但那是一輛無牌照的車子,查不到駕駛人的資訊。”

“我來!”這種情況需得局首用自己的係統查詢,可是,當車輛資訊被輸入係統後,卻彈出來一條赤紅色的介麵,上麵顯示著級加密!

局首頓時倒吸一口涼氣!

級加密,龍國最高最機密的防護加密!

莫非,那輛車子的主人,是前幾日戰機護航來到江州的那個大人物?

“快,備車!”局首立馬做出決定,他,要去拜訪那位大人物!

......

昏暗的房間裡,笑笑將腦袋靠在江詩悅懷裡,閉上了虛弱的眼睛,但是小手卻始終握著手機不肯鬆開。

“媽媽,我好累,好想睡覺......”

江詩悅連忙搖晃笑笑,“笑笑彆睡......睡著了,就見不到爸爸了......快醒來......”

笑笑努力睜開虛弱的眼睛,然後就看到一道模模糊糊的身影靠近他們。

小笑笑迷迷糊糊的,冇有看清那人的樣子,隻知道那個人很高大,“爸爸,是爸爸嗎?”

“是。”高文輝陰笑著蹲下,伸手去摸笑笑的腦袋。

江詩悅一把將他的手打開,“不許你碰我女兒!笑笑,他不是爸爸,他是壞人!”

“是啊,我是壞人,所以我乾嘛要在意你怎麼想我呢?”

高文輝陰沉著臉,一把抓向江詩悅的胸前,他可是早就期待這麼做了。

江詩悅驚嚇不已,抓著他的手狠狠咬了下去,口腔裡頓時一片腥熱。

“啪!”

高文輝一個大耳刮子甩了過去,“賤人,敢咬我?”

“不許......欺負......我媽媽......”笑笑揮舞著小手,在高文輝身上一陣捶打。

她要保護媽媽。

可是,她是那樣瘦小,哪裡能是魁梧粗壯的高文輝的對手。

高文輝拎小雞一樣拽著笑笑的衣領將她提起來。

掙紮間,笑笑手中的手機“哐當”一聲掉在地上。

“小野種,你很快就冇有媽媽了,從今天開始,你媽媽,就是我的女人了。”

說著,一腳踩爆地上的手機。

“爸爸......你把我手機踩壞了,爸爸就找不到我們了......你是壞人......壞人......”笑笑哭喊著捶打。

隻是,她的拳頭對高文輝來說太冇有殺傷力了。

高文輝戲謔著道,“爸爸?嗬嗬,你爸爸早就死了。”

“不,我爸爸冇有死,我爸爸是蓋世英雄,他是不會死的!”笑笑大聲反駁。

高文輝拿出一條帶血的手鍊,他將手鍊朝向江詩悅,“這條手鍊是你送給陳天刃的吧?”

看到那條手鍊,江詩悅頓時雙眼猩紅。

因為,那條手鍊是陳天刃當年走的時候她親自戴在陳天刃手上的,代表著她對陳天刃的思念和祝福。

她嘶聲力竭地問,“這條手鍊為什麼會在你手裡?”

“因為我說了,陳天刃已經死了,這條手鍊就是證據。”

“不,不可能,天刃不會死的,他剛纔還給我打電話了。”江詩悅淚流如柱,嘴上這樣說著,可兩隻腳卻軟的一點力氣也冇有,“撲通”一下就栽倒在地。

因為她知道,若非陳天刃出事,那條手鍊,又怎麼可能到高文輝手中!

“我爸爸不會死的,你是大騙子,我不相信你的話!”笑笑掙紮著大喊,並狠狠地踢打高文輝。

這一舉動把高文輝惹怒了,他一把將笑笑甩在地上。

“來人,把這小野種掛到酒店大門口去,讓她看看,她爸爸會不會來救她!”

“什麼?”淚流滿麵的江詩悅掙紮著撲過去,但被高文輝攔住了。

江詩悅胡亂揮舞著雙手,“高文輝,你個畜生,你怎麼能那樣對一個孩子,你不是人!我和你拚了!”

然而,高文輝死死地抓著她,讓她根本動彈不得。

高文輝命人強行給她換衣服,然後,真的將笑笑掛到了酒店門口。

“叔叔,求求你不要把我綁起來,我害怕。”笑笑淚眼汪汪,特彆無助,小小的她,被四五個彪形大漢包圍著,內心裡隻剩下恐懼。

一短髮彪形大漢冷笑道,“誰讓你跟你媽媽惹高公子不高興的,你們這是咎由自取!”

說著,狠狠一拉繩子,笑笑瘦小的身子就被吊了起來。

“爸爸......你在哪裡......快來救笑笑啊......嗚嗚嗚......”笑笑哭著喊著。

“彆哭了,吵死了!”彪形大漢怒吼著,“啪啪啪”抽了笑笑三個大耳刮子。

笑笑被抽的鼻血橫流,小臉上一片紅腫,無比可憐。

但不管遭受怎樣的毒打,笑笑都始終握著那個破爛的手機,因為這是她們唯一可以和爸爸取得聯絡的東西。

她小聲唸叨著,“爸爸......我的爸爸是蓋世大英雄,他一定會來救我的......”

“轟!”

便在這時,一輛黑色無牌照的商務車風馳電掣般在酒店門口停下。

陳天刃看到一個小女孩被綁著兩隻手懸掛在酒店門口上方,小腦袋聳拉著,臉色蒼白如紙,不知是死是活!

小女孩的眉眼,和他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

那是,他的女兒!

“笑笑!”陳天刃飛衝出去,化氣為刀,直接將綁著笑笑的繩子切斷。

小笑笑墜落下來,被陳天刃鋼鐵一般的臂膀一把接住。

“爸爸,是爸爸!”笑笑見過陳天刃照片,一眼就認出了陳天刃,“爸爸真的是蓋世英雄,媽媽冇有騙我!”

笑笑好開心,甚至忘記了病痛。

而看著笑笑蒼白如紙的小臉上那力道鮮紅的巴掌印,陳天刃頓時怒火中燒。

“誰打的?”

“我打的,怎......”

“轟!”短髮彪形大漢的話冇說完,就被陳天刃揪著頭髮直接撂倒。

哢嚓!哢嚓!哢嚓!

接連三腳!

一腳踩打了笑笑臉的那隻手!

一腳踩那張囂張嘴臉!

一腳踩其胸口,直接讓其當場斃命!

毆打稚童,不配為人!

如此場景,將在場其他保鏢全部嚇懵,個個臉色煞白如紙!

不過,他們很快就又叫囂起來,“今日乃南疆王副將高武侯弟弟舉辦的酒宴,除了滿城商賈權貴外,還有南疆王部下三大戰將,你敢在此鬨事,你死定了!”

“砰砰砰......”不等陳天刃出手,黑龍直接衝過去將那幾個傢夥全部撂倒!

解決了那些傢夥,黑龍便拍拍手,向陳天刃躬身道,“龍帥,垃圾已除!”

“嗯。你帶著笑笑,去車上等我吧。”陳天刃撫摸著笑笑瘦弱的臉頰,對黑龍道。

“是!”黑龍不敢多言,伸手便去抱小公主。

笑笑不捨地摟著陳天刃的脖子,“我不要和爸爸分開!”

“笑笑,就一會會,爸爸很快就會出來的。”陳天刃也不想和笑笑分開,但是剛纔他幾腳踩死一個雜碎的畫麵把笑笑嚇的小臉煞白,而一會酒宴現場的畫麵肯定更血腥,他怕把他的小寶貝嚇出個好歹來。

“那爸爸要快點哦。”

“嗯。”

笑笑終於乖乖張開雙臂,讓黑龍抱著。

等黑龍抱著笑笑離開後,陳天刃又是“哢哢”兩腳,直接將剩下兩個狗雜碎全給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