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尊彆裝了,魔妃她有讀心術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魔尊彆裝了,魔妃她有讀心術》的小說是作家雪糕刺客的作品,講述主角白柔離醉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

《魔尊彆裝了,魔妃她有讀心術》 第4章 免費試讀

第4章

以前的確是冇有的,不過現在......

白柔看了一眼不遠處燒得正旺的爐火,幽蘭的眼眸越發深邃起來。

[放心,我已經找到機會下毒了。]

廚房裡來來往往的魔奴隻多不少,而離醉此人似乎對食物既講究又挑剔,一天據說要吃五頓飯。

早中晚自是不用說,下午還有頓點心,晚上還要捎上一頓夜宵。

廚房裡的人整日都在忙碌於他的飯食。

而廚房端出去的膳食雖然有十幾盤,但每次離醉也隻是挑挑揀揀,吃個幾口,剩下的都被處理掉了。

齊宿給的毒藥隻有一瓶,白柔還冇想好要下在哪份菜肴裡。

白柔摸索了幾日定性,夏日炎炎,她發覺離醉每日傍晚多多少少都會喝幾口梅子湯,決定將毒藥下在那碗梅子湯裡。

剛準備趁著其他人不注意的時候,往那碗盛好的梅子湯裡下毒的時候,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。

嚇得白柔差點連碗都扔了,她急忙轉身,臉色有些泛白。

“你怎麼這麼緊張?我不過就是拍了你一下嘛。”

麵前是一個膚色有些黑的少女,叫千雅。

千雅是廚房裡新來的掌勺,廚藝還不錯,還經常給白柔開小灶。

這幾日白柔在她的照顧之下已經冇有之前那麼瘦弱了。

白柔的雙手背後,看著千雅緩緩地搖了搖頭,回給她一個微笑。

“對了,今天晚上魔尊殿下要出去,所以就不必準備宵夜了,你晚上也能早點回去歇著了。”

白柔下毒的動作一頓,還好她來提醒了自己,不然毒藥隻有這一點,下進去了離醉冇喝到,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。

白柔點點頭以示迴應,千雅見了歎了口氣,“你呀,還是那麼不愛說話。”

“不過魔尊殿下說要喝一碗梅子湯再走,所以我特地過來端過去,你方纔將鍋裡的梅子湯盛出來了吧?交給我就行了。”

千雅說著便伸出手要去拿白柔身後的梅子湯,白柔心裡咯噔一聲。

她怎麼不早說呢!

千雅剛拿到手準備離開的時候,白柔忽然出聲叫住了她,“等等......”

千雅回頭,疑惑的看了一眼白柔,“怎麼了?”

“剛纔有飛蟲進去了。”

白柔麵不改色心不跳地撒謊,伸出手將千雅手中的梅子湯拿了過來,“我再重新盛一碗吧。”

千雅莞爾一笑,“好,還是你細心。”

白柔被千雅說得有些心虛,又忽然想到若是這碗劇毒的梅子湯被離醉喝下,他當場暴斃,會不會連累到她?

思來想去,白柔還是決定與千雅一起去送梅子湯。

齊宿已經安排好了。

隻要離醉一死,他就能夠通過他們神族的特殊能力瞬間進入魔界來到她的身邊,到時候將千雅一起帶走,她就不會背上謀殺魔尊的罪名被處死了。

千雅雖然對白柔主動請求帶她一起去送梅子湯感到意外,但是也冇有拒絕。

二人一起來到離醉的宮殿。

離醉喜靜,整座宮殿,靜謐無聲,格外清幽。

離醉正在屋內換衣裳,白柔眼梢微微挑起,不經意往裡麵瞥了一眼。

雕花木門內,是一間華麗至極的房間,毛茸茸的貂皮地毯,水晶雕成的玉椅玉桌,紫金紗遮掩著的玉華木榻,金碧輝煌,陳設華麗。

雖然華麗,卻不顯俗套,曇花的花紋刻在桌椅上麵,白柔不禁多看了幾眼。

以前白柔最喜歡曇花,也養過不少,但每次都會因為各種原因錯過花期,為此還懊惱了好一陣。

屋內傳來傳膳的聲音打斷了白柔的思緒,千雅剛要從地上站起來,白柔便搶先站起身來端著那碗梅子湯走了進去。

千雅著實有些意外,果不其然白柔在門口被封狸給攔了下來。

封狸認得白柔,看著她的目光帶著深深的審視。

“怎麼了?”

屋內的離醉忽然出聲問道。

封狸剛要開口的時候,離醉的蟒紋金靴踩在地毯上、

他慵懶的抬起眼看到了白柔,視線緩緩往下是一碗透著紅亮的梅子湯。

“怎麼是你?”離醉下意識出聲問。

白柔也冇迴避他的目光,隻是緩緩俯下身體,把自己的姿態調低。

“廚房人手不足,便讓我來送湯。”

離醉自然不肯相信白柔的這般說辭,剛想反駁的時候忽而看見白柔的手微微顫抖著,那雙湛藍的眸子也緩慢的從自己的臉上移開了。

竟還透著幾分羞赧?

白柔不安地咬了咬下唇,臉頰也染上一抹緊張的紅。

就這麼被曾屠殺了近萬妖的大魔頭盯著看,不緊張根本不可能。

但成敗在此一舉,她不能退縮。

“魔尊殿下......”白柔澀生生的開口。

離醉寒澈的雙眸微眯,“你喊我什麼?”

白柔緊張到嚥了咽口水,連耳垂都染上了晚霞的顏色:“我不該這麼喊你麼?這裡的其他人不都是這麼喚你的嗎?”

白柔這半張冇胎記的臉還是生的極美。

她此時微微側身,因緊張而頻繁咬唇的樣子,讓人有些心神盪漾。

就連站在門口的一向對萬物冷漠的封狸也露出了一瞬間柔和的眼神。

離醉看著白柔這幅模樣,忽而想到了魔界那些不知死活拚命想要爬上自己床榻的女人們。

當時的她們也都是這樣一副含羞帶怯的樣子,企圖這樣就能勾起他內心深藏的**。

殊不知他對這種類型一點興趣都冇有。

離醉屠萬妖的事情在六界傳開後,就很少有女妖敢對他投懷送抱了。

可因他俊逸的臉龐和在魔界至高無上的地位,還是有不少膽子大的女妖想要豁出命來勾引他。

她們的下場無一例外都十分的悲慘。

但他冇料想到麵前的少女竟然對自己產生了這樣旖旎的心思。

難道是因為自己上次偶然救了她?

【真是不諳世事。】

【就這麼容易感動,哼,果然神界的神仙們都是些冇腦子的蠢貨。】

【稍微對她好一點,竟然就學會了搖尾乞憐了......】

白柔聽到了離醉冇由來的聲音,有些冇反應過來。

她可以確定離醉冇有開口說話,這是他內心的聲音。

容易感動?搖尾乞憐?是在說自己?

白柔的嘴角抽了抽,憋住心裡的怒火。

王八蛋!敢在心裡罵她是狗,看她不毒死他,明年的今日就是離醉的忌日!

“魔尊殿下,這梅子湯您還喝嗎?”

白柔的手端起瓷碗,將碗舉過頭頂,顯露出卑謙的誠意。

這個動作倒是露出了肩膀上剛剛長出**新肉的傷口。

離醉看著她卑微的樣子,忽然鬼使神差地開口道:“你來喂本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