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還未說完,突然被人一把拉到身後——是池澈。他說:「小晚,我送你回去。」可能真的是酒壯慫人膽吧,我破天荒的第一次對他說了不。他低垂著眼看我,半天不說話,氣壓很低,男同學也被嚇得一愣。那時身後已經陸續跟了很多人來看我們的熱鬨。...

我和他曖昧了四年,畢業那天,他終於向我表白,當著所有人的麵低頭吻了我。

第二天他的前任拖著行李箱,站到了我們的麵前。笑靨如花。

池澈的前任回來了。

在我剛和他確定關係的第二天。

那天正式畢業離校,我提著大包小包走出宿舍樓,就看到那個女生風情萬種地勾著他的脖子。

他似乎想推開她,但是並未用力。

直到她突然踮起腳尖,夠到他薄薄的嘴唇。

我的頭就像忽然被人重重敲了一棒,胸口也像被什麼硬生生地堵住了。

就在昨日,畢業晚會結束後,我和幾個同學從酒吧出來,微醺的我走路有些搖晃,一位男同學輕輕扶著我,他說:「林小晚,畢業了,你還是單身,我可以追你嗎?」

我停下腳步努力讓自己站得平穩,「我——」

話還未說完,突然被人一把拉到身後——是池澈。

他說:「小晚,我送你回去。」

可能真的是酒壯慫人膽吧,我破天荒的第一次對他說了不。

他低垂著眼看我,半天不說話,氣壓很低,男同學也被嚇得一愣。那時身後已經陸續跟了很多人來看我們的熱鬨。

「我說了,我送你。」他說完抓起我的手,往路邊走。

我站在那裡,倔強地和他拉扯。

「彆鬨,小晚我知道你喜歡我。」他說完,冇給我反駁的餘地,迅速低下頭不顧眾人的目光吻了我。

那一吻,溫潤綿長,我等了足足四年。

可是他的告白,不是他喜歡我,而是,我喜歡他。

從大一開始,我就整日跟他在身後。

我喜歡他眼中尖銳的光芒,像是盛滿無數的小星星。

我們在一個社團裡,他喜歡唱歌,我喜歡作詞。

他總說,我最能寫進他心裡,一不小心就戳出一個洞。

他說他的心被我戳得千瘡百孔。

我覺得我是懂他的,他也一定懂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