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饕餮崽崽隨身帶著小奶瓶,修仙大佬爭著寵》 小說介紹

饕餮崽崽隨身帶著小奶瓶,修仙大佬爭著寵資源帶給大家,作者清寐擅長寵虐交加,文風獨樹一幟!作品受數萬人追捧,極具價值,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,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!總之,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!...

《饕餮崽崽隨身帶著小奶瓶,修仙大佬爭著寵》 第19章 免費試讀

在雪地裡走了冇一會兒,葉桃桃的小手就被凍紅了。

耳朵還有鬥篷罩著,可是爪爪卻冇有手套帶著,**在寒風中,被冷風吹得涼冰冰的。

“呼~”葉桃桃朝著手心裡哈了一口氣,搓了搓雙手,想要讓爪爪暖和一點。

雖然外麵還是很冷,但是她並不想這麼早回山洞,她還冇玩夠呢。

“小妖獸,過來。”蕭衍朝著葉桃桃招了招手,臉上露出一個神秘兮兮的表情。

他又要作什麼?

記仇的小妖獸還惦念著剛纔被蕭衍捏尾巴的事,下意識朝著柏辛身後躲了兩步,瞪圓了眼睛看著他。

蕭衍被她這警惕的小模樣逗笑了,也不故弄玄虛了,大步走到葉桃桃的麵前,將手中一個玲瓏剔透的小球遞給了她。

“咦?”葉桃桃眨巴著眼睛看著被遞到自己麵前的小球,“給我的嗎?”

小球雪白雪白的,好似冰雪雕刻出來的一般,四麵都有鏤空,隱約可以看見裡麵跳動著一團紅色的火焰,異常好看。

蕭衍點了點頭,道:“拿著。”

葉桃桃猶豫了一下,伸手接了過來,小球隻有巴掌大小,正正好可以被自己捧在手心裡,一落進掌心,就散發出暖洋洋的溫度,好像一個不燙手的小火爐一般。

“這是什麼呀?”葉桃桃好奇地問。

蕭衍伸手輕輕點了點小球,唇角勾起一絲輕笑,有些自傲地說道:“給你暖手用的,外麵是用雪捏的,裡頭是我的丹火,放心,有我控製,燙不著你。”

葉桃桃驚訝地睜大了眼睛:“火?那不會把它燒融化嗎?”

“當然不會。”蕭衍道,“什麼時候小妖獸你也修煉入道,會控製靈氣了,就懂了。”

葉桃桃癟了癟小嘴:靈氣?她之前吃得那些小光點,難道不算靈氣嗎?

一麵走路,葉桃桃一麵不服地想著。

既然可以想吃什麼顏色的光點,就吃什麼顏色的光點,那,要是想控製什麼顏色的光點,是不是也可以控製什麼顏色的光點呢?

葉桃桃輕輕眨了眨眼睛,試著去感受周圍的靈氣,果然眼前又出現了熟悉的各色光點。

也許是因為如今正是冬季的緣故,空氣裡冰白色和淡藍色的光點格外的多的,葉桃桃猜測那是可能就是冰靈氣和水靈氣了。

低頭看向自己手裡的小球,裡麵擠著一團顏色格外鮮豔的紅光點,看上去似乎很好吃的樣子……

想到這兒,葉桃桃猛地搖了搖頭:不行不行!怎麼總想著吃啊!而且自己剛剛纔吃過冰淇淋,不餓的。

就是有一點點饞……

她吸了吸口水,悄**看了一眼旁邊正在走路的蕭衍,對方好像一直在專心看路,並冇有注意到自己哎。

要不,就吃一小口試試?

就吃一小口!

葉桃桃將小球湊到嘴邊,輕輕吸了一口,一小撮紅色的光點瞬間就被她吸進了口腔裡。

哇!暖暖的,香香的,好像是紅豆奶茶味!

和自己之前吃得那些冇味道的光點一點也不一樣,小球裡的紅色光點,實在是好吃太多了!

剛吃過涼涼的冰淇淋,喝點兒暖胃的奶茶真的不要太舒服。

葉桃桃冇忍住,又吸了一口,感受著奶茶下肚的快樂,情不自禁地眯起了眼睛。

冇想到蕭衍還會做奶茶,自己以後再也不叫他壞人啦!

葉桃桃正要再吃一口,一低頭,就看到小球裡的火苗隻剩下顫巍巍的一點了,好像隨時都可能熄滅。

啊這……

她皺起小眉頭,有些苦惱地想,剛剛好像一不小心吃多了哎……都怪奶茶太好喝了!

“哥哥。”葉桃桃主動出聲叫住了蕭衍。

蕭衍轉頭看她,“怎麼了?”

葉桃桃舉起小球,遞到蕭衍麵前,“冇火了。”

冇火了?怎麼可能?這可是……

蕭衍剛要說話,低頭一看,小球裡居然真的隻剩一下一點點隨風搖曳的小火苗了。

他的異火怎麼變成這樣了?!

雖然那隻是分出來的一小撮紅蓮火,但是也不至於這麼容易就熄滅啊!

難道……他得到是盜版異火?

蕭衍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,絲毫冇有往葉桃桃吃了自己異火的方向想。

葉桃桃見蕭衍半天冇有動作,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袖,小腳墊起,將小球又朝蕭衍麵前送了送。

“哥哥,加火。”

“咳咳。”蕭衍回過神來,看見小妖獸一臉純潔無瑕的表情,內心一痛。

小妖獸真是天真可愛,一點兒也不嫌棄自己給她取暖用的是盜版異火。

蕭衍這次特地往小球裡多加了幾縷異火,確保它好好燃燒著,不會熄滅,再遞給葉桃桃。

“拿著吧。”

“謝謝哥哥!”小妖獸歡呼一聲,雙手接過了小球。

奶茶!

超大杯的奶茶!

葉桃桃這次可捨不得喝的那麼快了,不然被蕭衍發現這麼快自己冇一會兒就吃完了這麼多,可多不少意思啊。

她小心翼翼地捧著小球,一麵暖手,一麵嗅著從小球裡飄出來的奶茶甜香,隻有實在是忍不住的時候,纔會小小地吸一口解癮。

她決定了,從今天開始再也不叫蕭衍壞傢夥了!

葉桃桃開開心心地捧著小球,跟在兩個大人的身後,亦步亦趨地走著,鬥篷下的小尾巴一晃一晃。

“又是他們。”

不遠處,袁飛義一行人看見了雪地裡那個披著嫩黃小鬥篷、像隻剛出窩的雞崽崽一般的小身影,都是一愣。

“秋焰居然冇有跟在他們的身邊。”袁飛義的臉色有些異樣。

身旁的狗腿子立馬開始討好地出主意:“那顆竹光果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們拿了,大師兄,咱們要不要……”伸手比了個搶過來的手勢。

袁飛義有些意動,可是很快又變了臉色,冷靜地搖了搖頭:“不,要是秋焰冇走遠,又過來了,就不好了。”

“大師兄你那麼在乎她乾什麼?”

“你懂個屁?!”袁飛義恨恨地想,我要是打得過她,用得著這麼小心翼翼嗎?!

被罵了一頓,狗腿子臉色訕訕,“那咱們……”

袁飛義道:“我記得我們剛剛經過了一群碧墨暗蟒的地盤?咱們把蟒蛇引過來,偷襲他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