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運風水師有四門婚事》 小說介紹

《天運風水師有四門婚事》是芳齡二十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郭琤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天運風水師有四門婚事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我出生時,胎盤繞頸,臍帶纏身。

爺爺奶奶看到這副情形,臉色大變,說我前世罪孽深重,出生時纔會披枷帶鎖,乃是災星降世,會給劉家帶來滅頂之災。

他們要把我媽和我趕出家門,我爹苦苦哀求,最後他們同意留下我媽,卻要把我扔掉。

這時,一直在旁邊悶不作聲的外公站了起來,一把將我從我爹懷裡搶了過去。

“你們劉家不要這個孩子,就把他給我,我會把他養大!”

“從現在開始,他和你們劉家冇有半點關係,算是我們郭家後人!”

外公帶我回濟城的第二天,老街一間塵封了二十餘年的鋪子大門重開,“玄門郭家”的匾額高高掛起。

玄門郭家再次開門迎客,一時之間整個風水界都轟動了。

而老街上的那些居民和商戶,卻對這家看起來顯得有些破舊的鋪子感到很好奇,不知道它到底是賣什麼東西的。

三天後發生的一幕,震撼了整個老街,甚至是半個濟城。

早晨人們推開大門,發現老街的兩邊停滿了各種豪車。

上百輛車,最差的也要價值百萬。站在那些豪車旁邊的人,個個衣著光鮮,一看就是有頭有臉的人物。

所有人的目光,都看向那塊“玄門郭家”匾額,俱是麵露期待。

就在老街的人們竊竊私語,猜測這些大人物的來曆時,外公抱著我推門走了出來。

外公的目光在那些人的臉上掃了一圈,最後用手指點了四個人,讓他們留下,其他人隻好失望地離開了。

從那些人的口中,大家才知道外公是風水祖師郭璞的後人,郭家風水之術無人能比。

外公為那四家看了風水,卻分文不收,和他們分彆寫下了一張婚書,約定若是以後他們生了女兒,便給我做老婆。

給那四家看完風水以後,外公又把“玄門郭家”風水鋪關了。

從那以後,他把所有時間都花在了我的身上。

我三歲生日那天,外公讓我跪在風水鋪裡供奉的郭璞像前,三拜九叩,我便是玄門郭家的第七十二代傳人了。

外公教我識字讀書,啟蒙讀物便是郭璞的《藏書》,後來是《青囊經》、《青鳥經》等風水典籍。

外公把自己畢業所學無一保留地都教給了我,除了風水術法,還有卜筮、曆算,甚至是醫術、相術。

也許是天性使然,這些在普通人眼裡深奧艱澀的古書,在我眼裡卻是極有趣味,不管外公教我什麼,我都很快便能領會,他常常感歎說我就是風水奇才,天生吃這碗飯的。

除了學習風水玄術的速度極快,我發現自己還有很多地方與普通人不一樣。

比如說,從小我便不喜歡陽光,中午出門回來便會頭痛無比,而夜晚卻是讓我感覺更加舒適,頭腦也變得更加清晰。

還有,周圍的小夥伴經常給我講述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麼怪夢,可是我從來也冇做過夢,隻要腦袋一沾到枕頭便一覺到天亮,中間連身都不翻一下。

我問外公,我為什麼和彆的小孩子不一樣,是不是得了什麼怪病。

外公告訴我,我命相特殊,讓我不必擔心,等過了第二個本命年就好了。

在說到這個時,他老人家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,摩挲著我的腦袋,歎息連連。

“乖孫,每個本命年,都是一道鬼門關!”

“鬼門闖關,九死一生!”

“不過,就算我拚了這條老命,也不會讓你出事的!”

因為外公的說辭,我對本命年十分害怕,盼著自己永遠也彆長大,永遠也不要過十二歲生日。

可是,那天還是來了。

那天晚上,外公炒了一桌子菜,讓我吃飽快去睡覺,自己卻坐在桌邊自斟自飲。

和以往不同,這次我剛躺下,便做了一個夢。

在夢裡,我的身上纏滿了黑色的鎖鏈,鎖鏈上麵還燒著藍白色的火焰。

火焰舐著我的皮膚,我不但感覺不到一點灼熱,反而寒冷無比,凍得我像篩糠一樣抖個不停,卻絲毫也無濟於事,隻覺得自己的血液都要結冰了,連呼吸也似乎要停滯了。

然後,一個震耳欲聾的聲音如同炸雷一般,突然響了起來。

“郭琤,你往哪裡跑?”

我嚇得一個激靈,從夢裡醒了過來,坐起身,發現外麵的房間還亮著燈。

院子裡風聲呼嘯,門窗被吹得“咣噹”亂響,樹枝亂搖,就好像有上百個人在外麵拍手大叫。

一陣交談聲從外麵傳來,爺爺似乎在和誰說話。

我好奇地走了出去,隻見爺爺站在門口,雙手叉腰,背影顯得十分偉岸。

燈光裡,我看到房前台階下麵站著兩個人。

那兩個人一個全身穿白,另外一個一身黑袍,兩個人的臉色都是煞白一片,微微泛青,雙眼通紅,如同四盞紅燈。

他們兩個手裡,各自提著一條黑色的鎖鏈,和夢裡纏在我身上的一模一樣!

那兩人看到我,手裡的鎖鏈一甩,就向我身上套了過來。

我心裡害怕無比,明明想逃,雙腳卻好像被釘到了地上一樣,一動也不能動。

眼看鎖鏈就要飛進屋裡,外公冷哼一聲,伸手從懷裡拿出了一個青銅羅盤,擋在了我的身前。

那兩人看到羅盤,臉色大變,忙將鎖鏈收了回去,似乎對羅盤極為忌憚。

“老郭頭,你既然拿出了你們郭家先祖的羅盤,那我們今天就放過這小子。”

“不過,羅盤隻能用一次!”

“下個本命年,我們還是會緝拿他去陰司報到,到時候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他!”

那兩人說完,憤然離開了。

外公告訴我,那兩人便是陰司的黑白無常,他們是來向我索命的。

我問外公,黑白無常為什麼來找我,難道我真的像爺爺奶奶說的那樣是災星降世嗎?

外公摸著我的腦袋,連連搖頭,斬釘截鐵地道:“我的乖外孫,怎麼可能是災星?”

“你的身上,有他們害怕的東西,所以他們纔想把你抓回去。”

我問外公,我身上有什麼東西會令黑白無常也害怕,外公卻是不願透露,告訴我等我過了第二個本命年,自然就明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