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t小說 >  惟願相思最溫柔 >   章節目錄

-就在夏安心猜想不透時,太平間的門突然被打開了,一個同樣穿著白大褂的男人出現在麵前,隻是在看到裡麵有人後,第一反應就是跑。

夏安心覺得不對勁,如果是值班的工作人員,他跑什麼?

所以這人出現在此,目的不純。

夏安心趕緊追了上去,對方明顯是個高手,而且對這裡很是熟悉,竟然無比輕巧的避開巡衛,很快就離開了太平間。

夏安心緊隨身後,在對方準備翻牆離開時,手中的銀針彈射而出,直接刺中了對方的小腿。

對方吃疼,加上銀針的功效失去了力道,整個人掛在了牆上。

這時,夏安心清楚的看到一道寒芒閃過,她眯了眯眸子,側身堪堪避開。

對方不死心,又射來了三根,夏安心逐一避開後,對方見勢逃了出去。

夏安心並不打算追,而是來到了一棵樹前,拔下刺入樹身的銀針。

仔細衡量,竟然足足有中指長短。

看來這個人,同樣是個用針高手。

將銀針收了起來,夏安心突然想起了什麼,急急又趕回了天平間。

然而真被她猜中了,歐陽先生的遺體不見了!

該死,她中了敵人的調虎離山之計!

夏安心閃身剛想離開,目光又落在旁邊的秘書遺體上。

對方為何隻帶走了歐陽先生的遺體,而偏偏冇將秘書帶走?

有冇有一種可能,歐陽先生藏著什麼秘密,凶手急需毀屍滅跡?

又或者說,凶手來不及帶走兩人,所以先帶走了歐陽先生?

夏安心越發看不透對方的作為,究竟想乾什麼?

這時,門外又傳來了動靜聲。

似乎是剛纔的打鬥,將巡邏的侍衛招惹了過來。

擔心暴露,夏安心躺進冰棺裡,剛好此時門被打開了,三個巡邏的侍衛闖了進來。

進來簡單搜找了一遍,確定冇有其他人的蹤跡,侍衛又退了出去。

畢竟是天平間,誰願意在這種鬼地方多留。

等人一走,夏安心才從冰棺裡爬出來。

雖然隻躺了幾分鐘,可裡麵的溫度還是讓她凍得瑟瑟發抖。

躺在死人躺過的棺材並不可怕,畢竟在學醫時,她還在天平間睡了一個星期,就連屍體也解剖過,這種地方嚇不到她。

雙手撐在冰棺下,夏安心隻覺得硌手得厲害,偏頭看向手掌處,竟然意外的發現了一根銀針。

就跟剛纔那個神秘人用的銀針一樣,足足有中指長。

怎麼回事?

冰棺裡怎麼會有銀針?

夏安心尋遍了整個冰棺,就找到這根。

會不會是偷屍賊扛屍體時,不小心落下的?

夏安心又檢查了秘書的冰棺,並未有發現。

不過在蹲下的那刻,她的眼睛對上秘書的腦門,竟然意外的發現了一個針孔。

夏安心驚於這個發現,湊近過去仔細的看了個清楚,確定就是針孔不錯。

她撥開了秘書的頭髮,隱隱約約還能看到腦門上冒出一小節針頭。

從身上取出小刀,夏安心剃掉旁邊的頭髮,從秘書頭頂上拔出了一根長針,就跟剛纔撿到的一模一樣。

難怪她會冇有發現,原來針孔就藏在如此隱秘之處。

夏安心看著發黑的銀針,隨後放進樣品袋內,將冰棺合上,迅速的離開了太平間。

勿以質疑,這銀針有毒。

這裡是耶律王宮,不是南國,因此醫療室她不能隨意闖入。

夏安心迫於驗證銀針的毒性,思來想去,隻能前往耶律安的住處,讓他出手幫忙。

這會兒,慕北宸和耶律安還在討論凶手的殺機,看到夏安心出現那刻,兩人還是有些吃驚的。

“心兒,你怎麼來了?”

慕北宸冇有料到,夏安心會找到這裡。

夏安心看著男人,說道,“我剛去了太平間尋找線索,突然有個人也闖了進來,我在和對方交手時,對方用長針對付我,然後趁機逃走了,等我趕回去之後,歐陽先生的遺體已經不見了。”

“什麼,歐陽先生不見了?”

耶律安滿臉震驚。

夏安心點頭,“他們引開了我,劫走了屍體,不過我卻在意外之中發現了秘書的真正死因。”

說完,她拿出了樣品袋,凝聲說道,“就是這種長針,我在秘書的腦門上發現的。”

耶律安接過樣品袋一看,長針發黑,分明沾染著毒素。

“我馬上將銀針送去化驗,一有結果馬上告訴你們。”

原本他們還冇有任何頭緒,結果安心帶著線索出現,如此能確定歐陽先生的真正死因,想要揪出真凶也就不難了。

“好,麻煩薛老闆儘快。”

耶律安點了點頭,很快著手去辦這件事。

至於歐陽先生的遺體失蹤,很快也傳到了耶律齊的耳朵裡。

“廢物,連個死人都看不住,我養你們何用?”

耶律齊受不了這一個個打擊,扶著心口臉色蒼白,很明顯心臟病又犯了。

“國王請息怒,我們已經派人出去尋找了,很快就會有訊息的。”侍衛跪在地上說道。

“找,挖地三尺都給我找出來,找不到人,你們一個個國法伺候!”

“是。”

等侍衛一走,耶律齊坐在位置上,怒然的將桌上的茶具掃落在地。

是誰?

究竟是誰在搞鬼?

他又喊來了負責太平間的人過來問話,負責人當時壞肚子在廁所裡,因此太平間發生了什麼全然不知。

耶律齊又去調監控,竟然意外的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即便對方穿著白大褂,還戴著口罩遮住了容貌,不過他還是一眼認出和夏安心有些相似。

“來人!”

耶律齊又喊來了侍衛,冷聲命令道,“去請南國後和南國主過來一趟,說我有要事找他們商量。”

……

夏安心和慕北宸等待檢驗結果的期間,耶律齊的人突然過來傳見。

就算冇說明來意,夏安心也知曉,定然是自己的身影被攝像頭拍進去了,耶律齊找他們過去,隻怕是為了興師問罪。

兩人趕到時,耶律齊還盯著監控視頻看。

夏安心餘光瞟過去,清楚的看見自己的殘影。

當時光追著那神秘人,又得避開巡邏的侍衛,便冇太去注意攝像頭的位置,所以全程拍攝下來,一路都有她的影子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