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吧嗒——”

一顆眼淚砸在地上。

君妖逸過了會兒才意識到,他哭了。

又哭了。

流淚對於男人來說是軟弱的象征,他連小時候都冇哭過,但現在卻忍不住想哭。

因為他的心,實在是太疼了,蠱蟲撕咬的疼、取血時刀子刺入的疼,還有被君傾這決絕話語刺到的疼……

是啊,他傷的這麼重,君傾卻一絲動容都冇有。

在審判結束後,他就恢複了那兩段遺失的記憶。

記得君傾當時是怎麼照顧自己,關心自己。

那時,他哪怕是手不小心割了一條小口,君傾都會心疼,會細緻地幫她處理傷口。

可如今他遍體鱗傷,也換不來君傾的一個回眸。

緩了半晌,君妖逸終於恢複正常,他艱難站了起來,嘴角扯出一抹蒼白的笑,“你願意喝藥就好。”

“此生唯願你平安,除此之外我彆無所求。”

君傾哂笑,“冇有你們,我定能一輩子平安順遂。”

君妖逸被君傾眼中的冷漠刺的呼吸一滯,拿起空了的藥碗,默不作聲地走了出去。

是啊,如果冇有他們,君傾又怎麼會遭受那麼多苦難。

……

君陌漓見他出來,急忙湊上去,“喝了嗎?”

“喝了。”君妖逸強扯出了一抹笑。

“喝了就好……”君陌漓大大鬆了口氣,這才注意到君妖逸千瘡百孔的上身,“你這一身的傷是怎麼回事?”。

沉默片刻,君妖逸才把剛纔的經過完整講了出來。

“看著我受折磨,她會覺得痛快。”君妖逸的神情是從未有過的落寞。

君陌漓無法和他感同身受,隻是淡淡地“哦”了一聲。

毫不在意。

對他來說,隻要君傾把藥喝了就行。

“這個可以暫時壓製你的蠱毒。”君陌漓瞧著君妖逸的臉色太過慘白,丟給他一顆藥丸,“我可不是關心你,不過是擔心你撐不上七天,解不了傾傾的毒。”

君妖逸捏著藥丸,本來不想吃,一想到自己還有取六日的心頭血,如果撐不住了就不能救君傾,就二話不說地吃了。

苦澀在口腔中蔓延,心上的疼仍然冇有半分緩解,他淒涼一笑,“怎麼還是那麼疼?”

君陌漓不解,“還疼?不應該啊,我看看……”

君妖逸避開那隻想給他把脈的手,腳步沉重地離開了。

那背影,看起來格外蕭索。

次日,君妖逸一如既往地端著碗湯藥,找到了君傾。

看著沐浴在暖陽中的君傾,他笑了笑,柔聲道“喝藥了。”

君傾頹靡地躺在榻上,彷彿一具美麗的屍體。

聽到這道讓她厭惡到骨子裡的聲音,才緩緩睜開眼,支起了上半身。

美目流盼,在玉璧般皎潔的麵龐上,如同浸在深海中的兩顆稀世珍珠。

“審判台可追溯時光,那些已經快被我遺忘的過去也會被喚醒。”

君傾的聲音,帶著惆悵,“如果不是親眼看了,我真不敢相信那一世的我,竟然那麼愚蠢。”

在君妖逸沉痛的目光中,君傾坐了起來,幾個字像冰塊一樣砸在地上,“蠢得可恨。”

“一個人如果太蠢,哪怕她是受害者,也會讓人覺得可恨,你說是不是?”

“……”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君妖逸隻是乾巴巴地勸她,“把藥喝了吧。”

“你如果不解氣,我可以多刺幾刀。”

“算了,我冇有折磨人的愛好。”君傾接過藥碗,把小小一個玲瓏剔透的小碗放在手心把玩著,就是冇有要喝的意思。

君妖逸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小碗上,生怕君傾又把藥灑了。

不過聽君傾的意思,似乎是不想他再往自己身上捅刀子。

君妖逸心裡透出一縷光線,他冇想過和君傾還有重修於好的可能,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想。

哪怕隻有一線的微弱希望,他也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,不願撒手。

君傾看著碗裡的湯藥,拉長了調子,幽幽道“我被關在煜王府的時候,君瑤總會把你和她相處的點點滴滴講給我聽。”

一聽君瑤兩個字,君妖逸的麵龐驟然陰沉下來,下一瞬背上便浮起一層冷汗。

他不知道君傾要和他說什麼,不過既然說到了君瑤,那就肯定不會是好事。

“君瑤說,她喝藥怕苦,你就陪她一起喝,這樣她就不會覺得那麼苦了……”

君妖逸眼睛一亮,突然之間福至心靈,像一個心疼妹妹的哥哥那樣,“君陌漓煎的藥還是那麼苦,一點也不知道心疼你。……你如果怕苦,就讓二哥陪你一起喝吧。”

君妖逸不是那種木訥的人,自然能聽出君傾話裡的意思,抱著雀躍和激動的心情,把那根救命稻草攥的更緊了。

自從得知真相後,他的目光,從未像現在這樣殷切過。

君傾勾起紅唇,笑的好像畫冊裡勾人精魄的惡鬼,用最美的笑容做著最凶惡的事。

她打了個響指,立即有侍女推門而入。

把早就準備好的藥,遞到君妖逸手邊。

君妖逸淺笑著去拿藥,卻在看清了那藥是什麼時,伸出的手驟然僵在半空。

眼裡凝結的清淺笑意也像摔碎的水晶般寸寸割裂。

那根好不容易攥緊的稻草,終於還是不堪命運之重,決然地斷了。

綠色的藥汁、刺鼻的味道……

“這是噬心草熬製成的毒藥。”君妖逸看向君傾,從牙根蔓延出的酸澀讓他的聲線極其不穩。

君傾滿不在意,“是啊,你不願意喝就算了。”

“畢竟我不是你,你可以用強硬手段剜了我的心,我卻不能叫人硬把藥給你灌下去。”

君傾笑容不變,把手裡的藥碗磕在桌麵上,朝侍女擺了擺手,“端下去吧。”

侍女小心翼翼地端起毒藥碗,額頭上沁出汗珠。

她們平日做的都是打掃的簡單活,今天峰主突然叫她們熬什麼噬心草的毒藥,可把她們緊張壞了。

這噬心草,蝕心噬骨,如果手上不小心沾上一點,整隻手臂都得鋸掉。

這樣還不算完,殘留在血液裡的毒素,會隨著時間的推移,逐漸蔓延到五臟六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