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且君傾的很多表現都很出乎他的意料,君陌漓也是到現在才知道,原來那時的君傾,那麼在意自己這個哥哥……

可他呢,卻從來冇有正眼看過她,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把她丟在一邊,讓她看著自己和君瑤有說有笑。

……

光幕上,小君傾被打了一頓,一瘸一拐地走在路上,她又餓又累,天空又突然下起大雨。

眾人看著她冒雨跪在醫館門口,聲線顫抖地哭求,心裡不免又是陣陣心酸。

“求求你了,救救我哥哥,你讓我做什麼都行!”

女孩兒聲嘶力竭,但那扇緊閉的門一直冇有打開。

她在這裡跪了整整一天一夜,除了過路人的異樣目光之外,什麼都冇得到。

君陌漓攥緊了雙拳,指甲幾乎嵌入了掌心,他雖然不會因為這麼一件小恩小惠就對君傾轉變態度,可也不想看見她如此卑微的求人!

算了,等君傾下了審判台,找個機會把這個人情還回去吧。

君陌漓抬眼看向光幕,畫麵已經由黑轉白,是第二天黎明瞭,君傾跪了整整一夜,終於最等來了一位路過的雲遊醫師,那醫師見君傾可憐於心不忍,問清中毒的症狀,配出了一副解藥,交給君傾。

這原本也冇什麼,可醫師接下來的一句話,卻讓眾人臉色齊齊大變。

這藥,需要以人血為引!

就在所有人都以為,幼小的君傾會因為害怕而放棄救哥哥時,她卻連連道謝,抱著懷裡的藥回到破舊的房屋,用缺口的瓦罐折騰半天才把藥熬好。

這一套動作毫無凝滯,看得出她救哥哥的心到底有多堅決。

反觀君瑤,一直自顧自地在那裡玩,動不動就哭著喊餓要吃的,看的眾人好生反感。

就連一貫寵溺君瑤的君陌漓,在聽見君瑤哭嚎著要吃的時也忍不住蹙眉。

不過更讓他心情沉重的是,救他的人,真的是君傾……

他冷落君傾帶君瑤出去玩,為救君瑤被毒蛇咬傷,卻是君傾不顧一切救他,多麼諷刺……

而當時的君傾,在藥熬好後,想起醫師所說,毫不猶豫地掀開袖子,用尖利的石頭在自己嬌嫩的皮膚上狠狠劃出一道傷痕,血液順著手臂滴落在藥碗裡,小小的人兒緊抿嘴唇,麵不改色。

光幕外,君陌漓幽深的眸子波濤翻湧,看著幼時君傾堅韌又勇敢的麵龐,心中忍不住動容。

圍觀的眾情緒也被挑起來,審判台外頓時吵嚷一片。

“小小年紀就有這樣的魄力和膽識,又看重手足之情,實在是難能可貴。”

“相比之下君瑤不僅膽小懦弱貪生怕死,還忘恩負義,連自己哥哥的死活都不在乎。”

十苦也附和著點頭。

“殿下,明明就是君傾公主救了您,那君瑤就隻知道吃,連您的死活都不顧!真是少見的自私自利!”

君陌漓:“……”

憋了好久,他才憋出一句,“瑤瑤後來也曾為了我在神醫穀前的冰雪中跪了一天一夜,而君傾卻一而再,再而三加害我,如今瑤瑤還小,心性還不太成熟,能看出什麼?”

十苦想說,搞不好跪在神醫穀外麵的那個人,也是君傾呢。

想了想,還是把話嚥了回去。

說出來平白地惹殿下不快,反正到底是不是,馬上就能揭曉了

夜淩楓凝視著女孩兒白皙的手腕,上麵隱隱之間能看到一道深深的劃痕,皮開肉綻,觸目驚心。

他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,暗自搖頭。

傾傾,以血為引,救他性命,真的不值。

“君傾暈過去了!”

不知道是誰驚呼一聲,眾人紛紛抬頭看向光幕。

原來君傾把藥一口一口餵給君陌漓後,便回了自己房間休息,因為失血太多,不出意外地暈了過去,陷入昏迷。

君陌漓心裡一緊,下意識地想去給君傾治療,上前半步後才驚覺這已是過往,又訕訕地退了回來。

冇多久,藥效發揮作用,他看見自己扶著腦袋坐起身。

“哥哥,你醒了!瑤瑤好擔心。”

雖然君瑤的行為在眾人眼裡很下頭,但當時的君陌漓卻隻覺得暖心。

君陌漓立刻把妹妹抱在懷裡,心疼的安撫她,

“哥哥冇事,……這是怎麼回事,我怎麼會暈過去?”

他隻記得在灌木叢中時,有東西向妹妹飛來,他下意識的幫妹妹擋了下,後麵發生的事情就不記得了。

君瑤眼角掛著淚珠,轉頭看向一旁的空藥碗,擦擦眼淚端起來,軟著聲音開口。

“哥哥,你被毒蛇咬傷,暈倒在屋裡,瑤瑤不想讓哥哥死,就跑了很遠的路找來藥材,熬成湯藥,餵給哥哥喝!”

畫麵之中,少年君陌漓對君瑤的做法不停的誇獎。

畫麵之外,君陌漓身子猛的一震,不由自主的後退半步,整個人好似被雷擊中一般,呆愣在原地。

周圍的修士再也忍不住心底的怒氣,議論討伐。

“君瑤的所作所為真是令人不齒,根本就不像一個單純的孩子,這樣的人生來就是壞人,哪怕隻有幾歲,都能無師自通的做壞事!”

“她竟然把所有的功勞都攬在自己身上,實在太可惡了!可憐的五君傾,都暈倒了也冇人管一管。”

“冇想到三殿下也有識人不清的時候!”

“三殿下怎麼不去看看君傾啊,君傾也是你妹妹啊,她是為了救你才暈倒的啊。”

有人看不過,冷哼一聲,毫不畏懼的大聲進諫。

“依我看,分明就是殿下做的太過分,自己的親生妹妹不去照顧,反而去照顧一個冇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妹妹,簡直是荒謬至極!”

其他人品階不夠,擔心受到懲罰,根本不敢說這樣的話,隻能用眼神表示讚同。

君陌漓良久纔回過神,不可置信地自言自語。

“不可能,瑤瑤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,她明明天真可愛,是個心思單純的女孩,什麼都不懂的。”

可震驚之餘,卻不得不接受自己冤枉君傾的事實,一臉慌亂無措。

不安的目光正對上夜淩楓那深沉的眸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