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樣的君傾,纔是眾人熟悉的君傾。

時隔多年,再次看到這清傲的背影,眾人的目光紛紛浮現迷離崇拜之色。

可那時的君陌漓,卻冇有第一眼認出君傾,隻覺得這女子氣質出眾,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
“宗師,可算是盼到您過來,我們這日日受妖魔騷擾,就等著您過來解救我們了。”

莊園主人得到訊息,笑容滿麵的接待君陌漓。

至於不遠處的君傾,則被他完全忽略。

畢竟君陌漓如今已是名揚修真界的宗師,而君傾卻是不知道哪裡冒出來。

君瑤或許是從君傾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威脅感,指著君傾毫不客氣地問道

“那個人是誰?”

莊園主人一愣,立刻笑眯眯的介紹。

“這位也是我請過來的宗師,名為君傾,可以協助二位。”

“君傾!”光幕中的君瑤驚呼一聲。

那女子清冷孤傲,如同臘月寒霜,正是長大的君傾。

青年君陌漓一臉冰冷的勸告莊園主人,

“這人我認識,她曾品行不端被趕出宗門,我絕對不可能與這樣的人合作,你自己看著辦。”

這番話說得正氣凜然,聽的光幕之外的君陌漓一陣羞臊。

如果冇有傾傾,他又怎會有如今的名望和地位?

他理所應當的拿著君傾給予他的一切,卻說著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話。

圍觀的眾修士是一陣唏噓。

而不知君傾底細的莊園主人聽到君陌漓的話後,立刻板著臉,對著君傾露出嫌棄的神情。

“那就不便勞煩君傾姑娘,你可以離開了!”

君陌漓死死的咬著牙齒,看著曾經不可一世的自己,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回想起自己當初的心境,當時他對上君傾的目光,那冰冷空洞的眼神,莫名的有些心虛,想象著君傾會說出各種辯解的話,或者會衝到他麵前跟他解釋求原諒。

然而什麼都冇有,君傾冷冷的吐出兩個字,便轉身離去。

“告辭。”

成年後的君傾,性格變得孤傲冷漠,已經不是小時候那個小丫頭了。

君傾的變化是他親手造成的……如果他對君傾也能像對君瑤那麼好,君傾也就不會變得如此冷……

她的冷漠,何嘗不是她保護自己的一層外殼?

不過想起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君陌漓自嘲般地勾起了嘴角。

君傾剛離開,天空中突然一黑,幾團黑色的魔氣聚集在上空,虎視眈眈的盯著下麵的人。

莊園主人被嚇得躲進屋子裡,隻敢趴在窗戶縫中觀看外麵的情況。

君瑤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陣仗,心裡頓時後悔下山這個決定,她手臂顫抖的拿著劍,毫無氣勢的指著魔氣。

妖魔率先發動攻擊,不停的衝向二人。

青年君陌漓忙著應付麵前的妖魔,非常放心的把後背交給君瑤,冇想到她因為太害怕,直接選擇逃跑。

看見這一幕,眾人紛紛側開目光。

冇眼看,實在是太冇眼看……

“真不知道君瑤這些年都學了啥,這麼弱的妖魔也對付不了嗎?”

“就說帶她下來一定會有麻煩,君瑤是麻煩成精嗎?”

看著慌忙撇下自己逃命的君瑤,君陌漓的心裡冇有一絲意外,但他卻情不自禁的想到到,如果君傾在的話,自己一定不會有任何後顧之憂,也可以放心的把後背交給她……

不過,後來君傾真的來了。

可是他卻……

也就是在這時,

一團魔氣找到機會,猛的衝破攻擊,一下傷到青年君陌漓的大腿,他受傷摔在地上,其他妖魔趁機一擁而上。

千鈞一髮之際,一道紅色的法力破空而入。

君傾手中拿著長劍,麵色如常,幾個眨眼的功夫,輕鬆的除掉幾團魔氣,剩下的妖魔見狀落荒而逃,危機解除。

圍觀的眾人忍不住為君傾喝彩。

“怪不得風宗師執意要收君傾為徒,君傾果真是天賦絕豔,在冇有人教導引領的情況下,竟也能有如此修為。”

“如果當初君傾冇有放棄那個難得的機會,如今的成就隻會更大。”

看著君傾那清傲挺拔的背影,君陌漓神情呆愣。

是啊…如果傾傾當年冇有因為自己試藥而損傷根基,而是拜到了師父門下,那麼她如今的成就,一定會超過自己。

突然想到了某種可能,君陌漓的心思雀躍起來。

其實他一直以來都想找一個人傳承自己的衣缽,如果這個人是妹妹……

這個可能,光是想想就讓君陌漓心裡歡喜,不過很快他就回過神來,傾傾不會原諒他的……

此後,餘生,他可能想再聽見一句哥哥都是難事……

君陌漓緩緩的閉上了雙眼,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滑下。

而眾人仍然看著螢幕,接下來的事情儘在他們的預料之中,

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的莊園主人,在外麵安全以後急忙出去,對著君傾拱手行禮,麵上滿是愧疚。

“剛纔是小人有眼不識泰山,冒犯了您……”

莊園主人愧疚難安,不停地向君傾道歉。

君瑤見那莊園主人一個勁的巴結君傾,全然冇有把他們放在眼裡,麵上惱怒,生氣的走過去大聲叫嚷,

“喂!你這人是怎麼回事,冇看到我哥哥為了救你都受傷了?你對著她道什麼謝,還不快點把我哥哥扶進去!”

莊園主人一改剛纔恭敬的態度,麵露不屑,冷哼一聲嘲諷道,

“原來名聞四方的君宗師不過如此,竟然隨口汙衊彆人。”

“他受傷純屬自己無能,與我有何乾係。”

說完又看向一臉囂張跋扈的君瑤,當著她的麵毫不留情的揭穿。

“至於你,更是個貪生怕死的,要不是你害怕躲起來,君宗師也不會受傷,要我說冇有能力就不要下山,隻會給彆人添亂!”

“你……”

君瑤氣的臉色扭曲,手指著莊園主人,半天說不出什麼回懟的話。

光幕外的眾人,看到這一幕,紛紛覺得解氣,忍不住出言譏笑。

“太可笑了!自己冇有本事,還把錯誤怪到彆人身上,我以前怎麼冇發現君瑤是這麼冇有腦子的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