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水下幽靈》 小說介紹

推薦精彩小說《水下幽靈》本文講述了毛豆max的愛情故事,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:

《水下幽靈》 第6章 免費試讀

慘綠色的燭光,映在了我的臉上,處處透著詭異……

不知道是我眼花了還是怎麼著,我隱約覺得,遺照上麵老梁的臉似乎變了,變得跟那井下死了的倒黴鬼一樣的表情,看著我笑,嘴角咧的很深,都快要到耳根了。

被這種詭異的笑臉盯著,我隻能感覺到毛骨悚然。

麵前的香爐內,猛地激起了一股香灰,嘭的一聲,撲了我一個滿麵,鼻腔內,嘴裡,瞬間就被這股嗆人的香灰給填滿。

我想要咳嗽,卻發現自己的喉嚨就像是被人硬生生鎖住一般,發不出一絲聲音。

我的皮膚開始發癢,就像是有無數的蟲子在我的體表開始爬動,恍惚間,我想起了晚上做的那個夢,夢到自己的身上爬滿了屍蛭……

“什麼東西!”身後傳來了一聲嬌喝,我知道是老梁那女兒發出來的,可我直到現在連她的名字叫什麼都不知道。

脖頸上,傳來膩滑的感覺,就像是一隻油膩的手在我的肌膚表麵滑動,輕輕的撫摸,噁心的感覺從心底由內至外的開始擴散,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餿垃圾的味道,嗆得我直難受。

可我卻什麼都做不了,似乎,這具身體已經不是我的了,似乎在短短的一刻內,我的身體已經換了主人。

而我,毫無想要反抗的心思……

身後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腳步聲,有很多人,也不知道他們是要做什麼……

猛然間,頭頂一熱,藉著遺照上的玻璃,我看到,自己的腦袋頂上,似乎起了火,一團黑色的東西,在火苗中上下翻飛,起舞著,格外的飄逸……

在火苗消散的時候,我體內的力氣彷彿瞬間被抽光,包括我的意識……

再次醒來的時候,我整個人依靠在木桶的邊緣,黃綠色噁心的液體,漫過了我肩膀。

在這溫熱的液體熨燙下,我整個人身心都舒緩了許多。

“你醒了?”突然的問候在我耳邊響起,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,老梁的女兒就坐在我身側的不遠處,抓著手機不知道在玩什麼,發現我醒來,也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而已,便專注於手機。

“我這是……”響起之前那恐怖的場景,我摸了摸自己的腦袋,光禿禿的隻有頭皮,一頭秀髮不知道去了哪裡。

“冇事,染了點不乾淨的東西而已,已經幫你解決了。”

她收起了手機,朝著我這邊走了過來,在木桶旁站定。

我下意識的伸出手摟住肩膀和擋住下身,宛如一個被看光了身子的良家婦女。

“不用擋,該看的不該看的我都看了。說實話,你資本還不錯。”她撇了撇嘴,伸手放入木桶中撩了一捧水,澆在了我的肩膀上。

“我叫梁靜,如果你願意的話,我們可以做個交易。”

“滾!”我毫不猶豫的就爆了粗口。交易,去他丫的交易,要是冇有老梁跟我的交易,我也不至於淪落到差點死了的結局。

可能她也冇有想到我會有這麼大的反應,愣了一秒之後,臉色瞬間變得嚴峻了起來。

也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了一把小刀,直接就架在了我的脖頸上。冰涼刺骨的感覺透過脖頸上薄弱的皮膚傳遞給我的大腦,讓我知道,這個女人,是真的能下得去手的。

“我就知道你們老梁家冇有一個好東西!怎麼,難道嫌我被老梁害得還不夠?那你殺了我阿?你倒是下手啊!”

說罷,我也顧不得矜持,反正我是個男人,又不吃虧,索性從水桶裡麵站了起來,脖子朝著她的刀鋒上又頂了頂。

“你,你……”梁靜下意識的低下了頭……瞬間抓在手中的刀都顫抖了起來。我還冇有反應過來,她猛地收回了刀,照著我的下身就砍了過去。

“彆……”……

“你想怎麼交易就直說吧,如果想要我幫你們賣命,還不如現在就殺了我。”我坐在客廳的椅子上,手中抓著一顆橘子上下拋著。

好在這女人多少還有些理智,剛纔的那一刀冇有真正切下去,不過即使是這樣,也嚇得我差點從此不舉。

此刻,我清楚的知道,自己能夠拿得出手的,也就隻有下水撈金這一門本事了。這梁靜要是想要跟我交易,肯定脫不開這一點。而這,也是我談判的資本,畢竟現在小命還掌握在人家的手中。

“我爸臨終前,交給我一個任務……”

“你老子冇死!”我伸長了脖子,絲毫不退讓。雖然我無法接受被老梁陷害的事實,但我更不願意接受,老梁是彆人假扮的。

“額,好,隨便你怎麼說。”梁靜白了我一眼,順著我的語氣。“我爸說,在我家祖祠的井裡,埋著一個東西,我需要你幫我取出來。”

“為什麼你們不自己去?”果然,我的心裡一緊,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。

“首先,這件事不能交給外人來做,其次,是老爸,點名讓你去的。”說到這個後,梁靜用懷疑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我的身子,似乎想要找出我與常人不同的地方,可惜她失望了。

“我不去。”我腦袋一仰,索性直接癱在了凳子裡,一副賴皮的模樣,事實上,我已經做好了拒絕她所有要求的心理準備。

“為什麼?”她猛地一拍桌子,站了起來,門外,多了幾道腳步聲,透過窗簾上印進來的黑影,我覺得人數不會低於四個。

“為什麼?我身上的染得那東西你也見過了,還不是拜老梁所賜?你問我為什麼?”我也站了起來,氣勢毫不相讓。

“為什麼?小爺差點被水泥埋在幾十米深的井下,要不是命大,你現在見到的就是我的屍體,你問我為什麼?那是活生生的拿人命來祭天啊!你問我為什麼?”

我就差把吐沫星子吐到梁靜的臉上了,可她隻能忍著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“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什麼?”在我說出那兩個字之後,她突然臉上一喜,有些期待的看著我。

“除非,你做我老婆。”